独家|十余城试点费率透明化效果不佳,饿了么川渝广深费率直降

2021年11月11日/ 浏览 105

平台对商户的抽佣程度直接关系到众多中小餐饮企业的命运。

5月26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独家获悉,饿了么目前已在超十城试点费率透明化,并在川渝广深等美团腹地实行降费率手段,总投入10亿补贴费率“打翻身仗”。

美团近日宣布推行费率透明化试点,改变原来粗放的收费方式。据财联社报道,饿了么副总裁王景峰后续也喊话称所谓透明化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饿了么要做的是推行低于行业水平的综合费率。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独家获悉,饿了么也于5月在东莞、天津等地启动费率透明化试点,但在试点中发现新的收费模式对于中小商家的正向影响不大(主要指收入)。

针对试点问题,饿了么最新回应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称,费率透明化,并不意味着一定能降低费率,虽然其本身对于行业来说是积极的尝试,但低费率才能真正缓解中小商家的经营压力。

目前费率透明化的方式,将佣金计算中加入了很多参数、变量形成一个复杂的公式,对于很多缺乏专业运营能力的中小商家而言,佣金究竟是涨是跌反而变得模糊难以预期。因此,其是否真正成为行业未来的方向还有待观察。

但美团方面也公开表示,“直接降佣金,虽然简单,但无法持续,结构性的收费调整才能让整个外卖生态往更多赢、更健康的方向发展”。

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工商联提交提案,建议外卖平台切实降低佣金费率。国家发改委等部门也印发《加快培育新型消费实施方案》,要求引导外卖等网络平台合理优化中小企业商户和个人利用平台经营的抽成、佣金等费用。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引导平台企业合理降低商户服务费”。“降费”已成为平台合规的重要趋势之一。

外卖费率改革来临,行业踏入2.0时代。饿了么、美团等外卖平台均于5月开始低调试点多手段的费率调整。

据美团官方微信,此次费率调整首先将技术服务费(佣金)和履约服务费(配送费)进行拆分,改变原来的单一平台服务费模式。

技术服务费由商家信息展示服务、交易服务、商服及客服、IT运维等服务费用组成,是商家使用外卖平台时需要支付的实际佣金。

履约服务费则包括骑手工资、补贴费用、人员培训、订单体验处理和技术支撑,是商家选择使用美团配送时才会产生的费用。

上述履约服务费采取浮动费率,费率受配送距离、配送时段、订单价格影响而动态变化。

目前饿了么在部分试点区域也采取了相似的费率透明化改革。相比美团费率的透明化改革、阶梯化改革,饿了么在部分地区选择更简单直观的直降费率。

据饿了么内部人士透露,目前费率透明化的试点暂不会继续扩大,但采取维持低费率打法,接下来将针对新上线商家进行补贴,主要发力攻克下沉市场以及一线城市的周边区域。此前,美团在这些地区一直较为强势,在单量上和饿了么拉开了较大差距。

以东莞某地区为例,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获悉的商家后台数据显示,在技术服务费的抽拥方面,饿了么和美团有超1.5%费率的差别,饿了么为5%,美团为6.6%;在保底费用方面,饿了么为1.2元,美团为1.44元;履约服务费采取浮动费率两家也略有差距。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独家获悉,此次饿了么在部分城市针对上新商家的费率补贴,还来源于饿了么内部长期推行的“破独计划”,即破解与其他平台独家合作即“二选一”的商家,争取这些用户上线饿了么。费率补贴的城市与试点城市有部分重合。

饿了么相关人士透露,“破独项目”在饿了么内部一直推进艰难,但近期数据突然有了变化。

2021年,国内反垄断进入高潮,多个平台对商家呈现相对松绑的态度。此前有爆料称,西南某地5月新入驻饿了么商家环比新增158%。饿了么内部人士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确认了这一数据。

此前外卖平台一度被诟病“抽佣太高”,服务费率一般是客单价的20%,包含平台服务费和商品配送费。平台则认为,外卖是微利业务,主要靠佣金支撑运转,成本大头是骑手工资。

美团财报显示,2020年,骑手成本占佣金收入的83.1%。美团外卖每笔订单利润是0.28元。其中,美团配送的订单,单均配送成本是7.38元,每笔亏损0.03元。饿了么内部相关业务也一直是亏损状态。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从饿了么业务相关负责人士处获悉,在此次费率调整计划中饿了么将聚焦经营成本的控制,主要将从物流成本处入手。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程子姣 编辑 赵泽 校对 李项玲

picture l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