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十荟团两个月吃俩罚单,团长称生意差,江苏业务整顿开启

2021年12月03日/ 浏览 100

5月27日,因存在通过巨额补贴,以低于进货成本价格销售商品的“低价倾销”等行为,市场监管总局对社区团购平台十荟团开出了“顶格罚款+江苏区域停业整顿3日”的重磅罚单。

 

市场监管总局称,这是市场监管总局成立以来,首次开出比单纯罚款更高的“罚单”,彰显了市场监管部门重拳治乱的决心。

 

这已经是十荟团在两个月内再度吃罚单。今年3月,市场监管总局曾对十荟团等5家社区团购平台所属公司的不正当价格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并责令改正。

 

5月27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了十荟团位于江苏的几位团长,问及“停业三天”,有团长表示已经在相关群里看到通知,也有团长称“没听说”。值得一提的是,多位团长向记者表示,自己代理的十荟团生意并不好,“每天只有一单、两单(生意)”。

 

“其他平台生意都还可以,就十荟团差”

 

5月27日,贝壳财经记者联系江苏数位十荟团团长,对于平台将“停业三天”整顿,有些团长表示确实已经在相关群里看到文件通知,不过倒还没有“被特别要求去做什么”。也有一些团长表示还不知情,“没听说”,“没收到什么通知”,“不知道”。

 

无论是否接到停业整顿通知,接受采访的几位团长,对这一事件并未有太大反应。团长向记者表示,自己代理的十荟团生意,并不好,远没有其他几个团购平台的单量多。

苏州百货超市女团长张欣(化名)告诉记者,自己代理的十荟团,“每天只有一单、两单(生意)”。南京烟酒超市的老板李玉(化名)则表示,自己这里,其他平台的下单量都比十荟团高,“尤其是多多买菜和美团买菜”。

 

南京便民果蔬店的老板刘雨(化名)同样遇到这样的问题。在她这里,十荟团基本没什么单子,而其他平台能有几十单,甚至上百单。

 

“其他平台生意都还可以,就十荟团差”,刘雨说。

 

谈起生意不好的原因,李玉觉得主要是因为十荟团名气小,也缺乏自主流量。她解释称,因为缺乏名气,没有人会去自动下载十荟团,但是拼多多和美团是很多人都下载和在用的APP,这样就直接给美团优选以及多多买菜带来流量。她认为,十荟团在淘宝的入口“淘宝买菜”效果并不好,“去淘宝一般是去买东西的,而不是去买菜。”

 

在张欣看来,可能也有使用习惯的问题,买菜群体很大一部分都是中年人,一般有一个平台在用,就基本不用其他的了。而据团长所说,十荟团在他们所处区域推广的时间也比其他几个平台晚一些,“很多人还不知道这个平台。”

 

刘雨把十荟团生意不好归结为售后困难以及对团长的奖励少。“因为售后不好弄,自己就觉得麻烦,而因为十荟团给团长的奖励比不上其他平台,自己就缺少动力去给用户推荐它,而主要去推荐那些奖励高的平台商品。”

 

系统升级业务调整,江苏部分区域产品“下架”


新人只需要花1分钱,就可以抢到500g的芒果香米,或者500g左右的黄瓜,再或者是200g左右红心蜜龙火龙果……5月27日晚上10时左右,贝壳财经记者打开十荟团小程序,将地点定位在南京多个区域,页面显示有新人一分钱限时促销活动,根据页面提示,这场活动将在24小时后结束。

 

此外,页面显示12.99元可买30枚鸡蛋,3.58元买500g左右羊角蜜,4.99元买1.5kg的洗洁精等。

 

不过,晚上11时10分时,记者再次定位南京,1分钱新人活动已看不到商品,此外页面显示暂无热卖商品。记者随后将定位切换到湖北一区域,首页仍可看到新人一分钱活动。

 

5月28019分,记者注意到,定位在江苏部分区域的十荟团小程序页面已无产品信息,页面显示“系统升级业务调整中5月31日期待再次光临”。



5月27日,市场监管总局回应此次行政处罚时称,今年3月3日,对5家社区团购企业不正当价格行为分别作出顶格罚款,同时责令“改正违法行为”。此后,相关企业均提交了整改情况报告。

 

4月下旬,结合日常价格监测和相关举报线索,发现十荟团并未完全落实整改承诺,其江苏区域仍存在大量低价倾销、价格欺诈行为,且行整改期满后依然持续。经深入调查取证,确认相关违法行为属实。鉴于其“违法行为严重”“社会影响较大”“屡查屡犯”等法定从重情形,在依法予以顶格罚款的基础上,责令其“江苏区域停业整顿3日”。

 

市场监管总局称,十荟团在没有计入商品运营成本、仓储成本、配送成本等支出的基础上,低于进货成本销售商品,实际上远低于经营成本销售商品。持续通过降价、补贴等方式低于成本销售商品,排挤竞争对手,抢占市场意图明显。

 

此外,利用欺骗性的语言、文字等标价,诱导他人与其交易。如通过秒杀、直降等方式开展价格促销活动,存在虚构原价、谎称降价情形;通过价格比较方式开展价格促销活动,但未准确标明划线价格含义等行为。

 

贝壳财经记者梳理看到,3月11日,市场监管总局公布了橙心优选(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橙心优选)、上海禹璨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多多买菜)、深圳美团优选科技有限公司(美团优选)、北京十荟科技有限公司(十荟团)、武汉七种美味科技有限公司(食享会)等五家社区团购企业涉嫌不正当价格行为行政处罚决定书。

 

其中,在十荟团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提到,2020年10月在广州市销售云南香糯小玉米,进货成本3.2元/根,补贴后实际销售价格1.88元/根;2020年11月销售原生态绿心奇异果4个装,进货成本3.4元/份,补贴后实际销售价格1.98元/份。上述行为均涉及以排挤竞争对手为目的低于成本销售商品的行为。

 

此外,平台涉嫌利用虚假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2020年10月以来,其在广州地区每天销售的商品,除新人专享(0.1元)之外,均标有划线价。经查,当事人以划线价作为促销活动的基准,未标明或者表明划线价格的含义。

 

“幸存者”十荟团成资本宠儿

 

2020年,疫情造成的地理和空间隔绝,给了在线业务施展的空间。在这个背景下,社区团购满血复活,这个时候,巨头们不再做旁观者了,滴滴、美团、拼多多、阿里、京东等下场操刀,资本的裹挟下社区团购进入2.0阶段。

 

除了亲自下场,巨头还在资本层面完善社区团购布局。去年11月底,十荟团宣布完成1.96亿美元的C3轮融资,阿里巴巴领投。12月11日,京东宣布以7亿美元战略投资兴盛优选。十荟团、兴盛优选均是上一轮社区团购大战的“幸存者”。

 

而2020年,十荟团就获得多轮融资。

 

根据公开资料,十荟团成立于2018年,由社交电商平台“有好东西”内部孵化,2018年8月获得来自真格基金、启明创投、愉悦资本和有好东西的1亿元天使轮融资。2019年8月,十荟团与另一社区团购平台“你我您”合并,成为新十荟团。

 

此后,2020年5月30日,社区团购平台十荟团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融资金额为8140万美元,本轮融资将用于全国仓配建设和供应链能力提升。

 

2020年7月29日,社区团购企业十荟团宣布完成8000万美元C2轮融资,本轮所融资金将用于夯实仓配基础能力,强化商品供应链体系。彼时,十荟团融资总金额已经接近3亿美元。


进入2021年,十荟团于3月完成D轮融资,交易对手包含高鹄资本、时代资本、阿里巴巴、DST Global等,金额7.5亿美元。

 

与融资相伴随的是不断增长的交易数据。据媒体报道,2020年4月,十荟团GMV突破6.5亿元,单日订单量峰值超过160万单。2020年10月,十荟团GMV突破10亿元,相较于4月的6.5亿GMV增长了53.8%,月活用户则突破500万。而今年周年庆期间(5月16日至5月20日),十荟团整体GMV突破8亿。


巨头涌入,市场开始变得热闹。不过,低价竞争仍是互联网巨头们的打法,多家社区团购平台推出低于市场价格的新人优惠活动。早在2020年12月24日,新京报记者搜索十荟团平台发现,商家推出各种优惠政策吸引新顾客,0.01元的新人专享可以买到市场价6元至10元的卫生纸或市场价4元至5元的酱油等家庭日用品。除此之外,还有针对新人数额不等的优惠券。

 

社区团购的发展正在走向规范。去年12月22日,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组织召开规范社区团购秩序的行政指导会,6家互联网平台企业参加。会议肯定了互联网平台对经济发展的积极意义和重要作用,严肃指出当前社区团购存在的低价倾销及由此引起的挤压就业等问题,并提出“九个不得”的经营红线,包括不得通过低价倾销、价格串通、哄抬价格、价格欺诈等方式滥用自主定价权。

 

对于巨头“补贴大战”,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副院长、商务部电子商务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赵萍曾在接受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经济学角度看,垄断会导致消费者福利损失。具体到社区团购,通过大规模的补贴,挤垮竞争对手,迅速扩大市场份额,获得市场支配地位。但是巨额补贴必然造成巨额亏损,依靠补贴形成的低价难以持续。

 

羊毛出在羊身上,在获取市场支配地位之后,可能会通过提高价格获取暴利,以弥补前期亏损。但是由于竞争对手已经被挤垮,消费者没有其他渠道可供选择,只能被动地接受高价,导致消费者福利损失。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孙文轩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贾宁 危卓 

picture l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