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最后关头刹车,Soul会“选择其他资本运作的可能性”吗?

2021年11月20日/ 浏览 92

6月23日中午,社交平台Soul突然发布声明,宣布暂停美股IPO流程。声明表示,经过慎重思考,Soul管理层先暂停IPO的定价流程,大股东腾讯也支持这一决定。

按照此前更新招股书,Soul本将于6月24日在纳斯达克上市,已经到了上市的最后关头,却突然暂停,会是什么原因呢?

贝壳财经记者多方打听了解,听到多种消息传言,有消息称可能是政策原因,也有声音认为可能是和腾讯有关,不过目前最为主流的声音,是和官司纠纷有关,即与竞争对手Uki的官司纠纷。

6月21日,Uki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则声明,“日前我司已依法收集到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张璐等人涉嫌参与对我司不正当竞争的关键证据,将择期对外公布。”记者查询发现,?Uki公司起诉Soul公司的“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也定于6月29日于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上市突然折戟,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Soul未来将走向何方?

与竞争对手Uki的纠纷

业内一位资深律师告诉贝壳财经记者,IPO暂停一般可能是因为公司出现以下几个情况,第一种可能是公司出现重大的法律或者财务问题,比如出现重大法律风险,或者发现重大会计差错,财务指标不符合上市要求,或者经营环境即将发生变化等,企业希望整改后再上市。第二种是询价之后对估值不满意,公司认为被低估。第三种可能是公司计划再平稳运营一段时间,将来以更好的状况和市值去上市。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认为,Soul上市中断主要有两种可能的原因,一是平台上近几年来一直离不开色情、打擦边球等元素。另外就是之前Soul员工恶搞竞争对手被抓被判这件事带来了恶劣影响,“这个时候上市肯定是流血上市,(股价)很大可能会下跌,既然这样,那还不如先撤回来”。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登录企查查搜索查询发现,近期与Soul有关的民事案件为上海牛咖信息科技有限公司(?Uki运营主体)作为原告起诉作为被告的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Soul运营主体),案由显示为“不正当竞争纠纷”,案号为(2021)沪0115民初37860号,本次案件定于6月29日于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据悉,目前Soul已被冻结2693万元。

6月21日,Uki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则声明,内容为:“我们留意到媒体有关报道。日前我司已依法收集到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张璐等人涉嫌参与对我司不正当竞争的关键证据,将择期对外公布。”

实际上,Soul和Uki两家平台的纠葛由来已久。2019年7月,由于两家产品存在竞争关系,Soul公司的李某授意下属范某收集Uki上的有害违规信息,但未能如愿,之后,李某授意范某自行在Uki上注册账号发布违规内容,再截图举报。

这一行为最终导致Uki被下架三个月,造成其“增长几近停滞、业务严重被危害”,Uki创始人兼CEO孙铭君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不下架,可能会有4-5倍的增长”。

去年年底,上海市普陀区法院就“Uki遭恶意举报下架”一案做出一审判决。法庭一审判决被告人李某、范某犯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和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分别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和三万元。同时,李某和范某共将赔偿330万元给Uki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据媒体报道,法庭一审还认定,被告李某和范某的犯罪行为属个人犯罪而非单位犯罪,“现有证据无法证明系单位授意两名被告人实施犯罪行为,故被害单位的诉讼代理人提出两名被告人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及本案系单位犯罪的意见,不予采纳。”

Soul公司对此回应称:已经通过媒体报道获悉案件已经判决,但仅是因为事涉公司前员工才对此有一定关注,案件与公司并无任何关系,因此公司对于判决结果和判决过程并不知情,也不方便发表任何意见。

Uki对这一判断结果并不满意,2020年12月31日,Uki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公开信宣布“下一步打算”,“一审判决出来后,Soul发布声明称恶意举报系员工个人所为,此举罔顾事实,推卸责任。我们决定,采取包括但不限于以下方式维护我们的正当利益:向有关部门举报Soul的运营主体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的不正当竞争,并继续通过司法途径要求其公开道歉、赔偿损失。”

Soul会选择“其他资本运作的可能性”?

Soul近来发展迅速,根据招股书,截至2019年末、2020年末和2021年第一季度末,平台月活用户分别为1150万、2080万和3230万。日活用户则分别为330万、590万以及910万。并且,在这910万日活用户中,有73.9%都是90后。Soul也把自己定位为“年轻人的社交元宇宙”。

在营收方面,招股书显示,2020年公司营收为4.98亿元,同比增长604.3%;2021年一季度营收为2.38亿元,同比增长260%。

但快速发展的背后,是持续的烧钱扩张,以及持续的亏损。

实际上,自2019年以来,Soul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根据Soul招股书,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一季度,Soul分别亏损3亿元、4.88亿元、3.83亿元,2021年一季度净亏损额同比扩大624.7%。

营销费用是平台占比最多的成本和支出项目,根据招股书,2020年Soul的营销费用达到6.2亿元,占公司总费用支出的62.9%。2021年第一季度,Soul的销售和营销费用为4.71亿元,依然是占比最多的成本和支出项目。其中广告费用达到了4.60亿元,约为其当期收入的两倍。

面对激烈竞争的互联网行业,继续烧钱似乎变得不可避免。Soul在招股书中提到,其产品最大的风险依然在于“能否保持持续付费用户的增长”。因此,有观点认为,原本计划的IPO也是为了继续融资补血,巩固市场扩张能力。

而现在,IPO的暂停给这一计划方向增加了新的变数和不确定性。“对于Soul来说,首先得通过技术或制度手段完善它的合规化和安全化体系建设,如果这个做不好去上市的话,即使是上了之后也还会跌,那就没意思了。”丁道师说。

在6月23日的公开声明中,Soul还表示,“在这一过程中,公司也收到了其他资本运作的可能性”。那么,Soul未来会放弃上市,选择其他融资渠道吗?公司的未来发展会走向何方?

一切只能等待事件后续进展了。

过往被暂停的IPO后来都怎么样了?

实际上,此前也有不少企业在上市前夕因为各种情况突然暂停IPO进程,比如东莞证券、迅雷以及微众信科。

以东莞证券为例,其早在2008年便已开始筹划上市,但是由于公司的控制权之争,直至2014年底才完成股改,由此获得上市资格。根据证监会网站信息,2015年6月15日,东莞证券报送了招股说明书(申报稿),并于2017年1月5日进行了招股书更新。然而,2017年5月,东莞证券因股东锦龙股份涉嫌单位行贿,向证监会主动申请中止审查。

4年后,东莞证券重回上市道路。今年4月份,据证券时报e公司讯,东莞控股(000828)在举行业绩说明会时表示,东莞证券已重启IPO,目前在深圳证券交易所IPO排队次序为第1位。

此前,迅雷在上市前也经历了一波三折。

2011年6月,迅雷首次向SEC提交IPO申请,计划于同年7月20日在纳斯达克上市。然而,7月20日当天,迅雷宣布推迟至21日上市,并将发行价区间下调了2美元。而到了21日当天,迅雷又发表声明说,由于“股票市场状况”的原因,决定推迟上市计划。当年的10月14日,迅雷宣布取消了IPO计划,据悉,一方面是遭遇中概股低潮,另一方面,迅雷的版权问题和P2P模式在美国遭到了质疑。

直到2014年5月24日,迅雷再次向SEC提交了IPO招股书。公司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迅雷此次上市最大的变化主要是商业模式的改变,在以云技术为核心服务的同时,免费与增值服务的商业模式也让迅雷更具有竞争力。” 一个月后,迅雷终于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

也有一些企业在IPO过程中遭遇了“更大的挫折”。

去年12月7日,头顶“征信科技第一股”光环的微众信科科创板IPO审核获通过,但今年2月2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称,2月1日,微众信科因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涉嫌犯罪或者重大违法行为,被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尚未结案,因而被中止发行上市审核。

对此,微众信科曾回应媒体称,“上市只是中止,并非终止,公司经营一切照旧”。此外,公司还表示,此事涉及实控人个人行为,实控人平时并不参与公司的经营。

但是,4月15日,上交所披露,因发行人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或者保荐人撤销保荐,上交所决定终止对深圳微众信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审核。

而对于被终止审核的企业来说,业内人士指出,一般而言,拟上市公司要么选择重新排队,要么选择其他途径,一般有借壳上市、境外上市、挂牌新三板 、挂牌股权交易中心以及破产五种选择。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孙文轩 编辑 赵泽 校对 薛京宁

picture l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