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买菜上市次日大逆转,每日优鲜连跌,生鲜电商出现分化?

2021年10月14日/ 浏览 83

美股上市第二天,叮咚买菜上演大逆转。  

北京时间7月1日早间收盘,叮咚买菜收于38.30美元,大涨62.84%。收盘前股价一度暴涨近100%,还经历了两次熔断。此前上市首日,叮咚买菜较发行价基本持平,按收盘价计算,市值为57.85亿美元。7月1日,叮咚买菜市值已达约90亿美元。  

提前上市的“生鲜电商第一股”每日优鲜股价则连续3天下跌后开始有平稳迹象,市值一直徘徊在20亿美元左右。  

坊间传出消息,有投资人表示,“好像美国有些投资人把叮咚买菜的股票代码(DDL)当成滴滴(DIDI)的了”。不过多位业内人士否定了这种可能。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表示,每日优鲜急于上市,而叮咚买菜留出了充足时间进行后续工作以及市值管理。  

两大头部生鲜电商平台先后上市,股价和市值却出现如此大的差距,生鲜电商市场出现分化了吗?  

冰火两重天:  

叮咚买菜逆转,每日优鲜连跌  

北京时间6月29日晚间,叮咚买菜正式在纽交所挂牌上市。上市首日开盘价报28美元,较发行价上涨19.1%,盘中一度涨超25%,此后,涨幅逐渐收窄,并一度跌破发行价,至收盘,叮咚买菜股价报23.52美元,较发行价基本持平,微涨0.09%,按收盘价计算,市值为57.85亿美元。  

第二天,叮咚买菜的股价却上演了一场大逆转。6月30日晚间,叮咚买菜股价一度暴涨94%,市值一度站上100亿美元,期间曾两次触发熔断。  

坊间传出消息,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表示,“好像美国有些投资人把叮咚买菜的股票代码当成滴滴的了”。叮咚买菜的代码是DDL,而滴滴打车的代码是DIDI。  

国内某券商从业者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这种情况在现实中几乎不可能发生。“毕竟投资者是真金白银付出,不会如此大意。”  

多位业内人士也否定了这种可能。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表示,虽然中概股在美国上市,但是投资人大部分是中国的投资人,不可能搞混,“张颖这个说法完全是一个烟幕弹,不可信,混淆视听。”电商分析师李成东也表示该说法不可信。  

此前,北京时间6月9日,每日优鲜向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IPO申请,计划以“MF”为代码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同一天,另一家生鲜电商企业叮咚买菜也向SEC递交了IPO申请书,准备在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DDL”。  

每日优鲜在6月25日晚间,抢先登录美国资本市场。  

上海财经大学电商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此前告诉记者,除继续获取资金“补血”的诉求,垂直领域的第一股总是会有标杆效应,会被冠以“某种模式的第一股”这样的称谓,带有一定的头部光环,潜在地对后续的运作有一定帮助。  

但每日优鲜抢先上市的市场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  

争抢“生鲜电商第一股”的每日优鲜首日迎来破发,其开盘价报10.65美元,较其13美元的发行价下跌18%,此后跌幅进一步扩大,截至收盘,每日优鲜股价报9.66美元,跌幅达25.69%,市值为22.74亿美元。6月28日,每日优鲜股价继续下跌,收于8.84美元/股,较发行价下跌32%,市值跌至20.81亿美元。6月29日,每日优鲜股价继续下跌2.15%。随后股价连续下跌,至6月30日才出现股价走稳迹象。上市四日累计跌幅达36.33%。  

丁道师分析,造成目前两大平台股价走势区别的主要原因在于,每日优鲜此前为了和叮咚买菜争抢“生鲜电商第一股”的光环,在招股过程中把认购时间缩短,很多投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想买都来不及。  

“每日优鲜犯了一个急功近利的错误,我估计它会是很后悔的,而叮咚买菜就留出了充足的时间,进行后续工作,其实是更有时间做市值管理。”丁道师说。  

上市前夜,叮咚买菜调整发行规模,从1400万股减至370万股,募资规模缩减超70%。发行价则定为23.5美元/ADS,位于指导区间23.5-25.5美元/ADS的底部。业内普遍认为,因每日优鲜的前车之鉴,叮咚买菜更加谨慎。  

叮咚买菜创始人兼CEO梁昌霖对此表示,公司从二级市场拿钱不是那么迫切,D和D+轮融了10.3亿美元,现金流充裕,二级市场要融多少钱对公司而言很灵活。  

上海财经大学电商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表示,叮咚买菜还算控制得不错,“受到每日优鲜影响以后策略调整也不错,整体还是很稳健。”?  

叮咚买菜扩张更“激进”  

每日优鲜亏损率在收窄  

公开资料显示,每日优鲜成立于2014年11月,2015年首创生鲜领域的“前置仓”模式。截至2021年3月31日,每日优鲜在中国16个城市建立了631个前置仓,累计交易用户超3100万。  

叮咚买菜于2017年上线,其也采取了前置仓模式,截至2021年3月31日,叮咚买菜已经在中国29个城市建立了超过950个前置仓。  

伴随国内生鲜市场的培育,这几年两大平台的营收一直在增加。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每日优鲜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5.467亿元、60.014亿元、61.304亿元;GMV(商品交易总额)也从2018年的47.26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76.15亿元,年复合增长率26.9%。  

叮咚买菜2019年的营业收入为38.801亿元,2020年达到113.36亿元,增幅达290%。GMV则从2018年的7.417亿元达到了2020年的130.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319.2%。  

通过比较两者发展时间、前置仓数量以及营收和GMV可以看出,后来者叮咚买菜在规模扩张速度上更为“猛烈”和“激进”一些。这背后也是不断的资本弹药供给支持,上市之前,叮咚买菜获得10轮融资,包括今年4月份完成的7亿美元的D轮融资,以及5月12日完成的3.3亿美元D+轮融资。  

不过两者还都在亏损。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每日优鲜的净亏损分别为22.316亿元、29.094亿元、16.492亿元。今年一季度,每日优鲜净亏损6.103亿元,2020年同期亏损1.947亿元。而对于叮咚买菜来说,2019年和2020年净亏损分别为18.734亿元、31.769亿元。今年一季度,叮咚买菜净亏损13.847亿元,2020年同期亏损2.445亿元。  

对此,丁道师指出,每日优鲜已经过了快速扩张的阶段,其在发展初期时也是通过这种不断烧钱进行扩张,但是这两年其更注重盈利,而不是单纯的扩张,所以其亏损额度也在逐年收窄,而叮咚买菜,还处在快速扩张的阶段,相当于处在每日优鲜之前的一个阶段。  

“所以叮咚买菜的成长和亏损都是高速的,它的GMV每年增长好几倍,但是亏损额每年也都相应地在增长,它还没有到由亏损向盈利改进的一个阶段,而每日优鲜正在朝这个方向转变。”丁道师说。”  

战略定位开始分化  

一个加强客群维护,一个仍在攻城掠地  

伴随着国内市场环境的变化,两者的战略定位方向也开始有所不同,今年3月,每日优鲜发布“(前置仓即时零售+智慧菜场)×零售云”新战略,三条业务线将更具针对性地覆盖社区零售广阔的市场,满足不同城市、不同消费层级的业态需求。每日优鲜通过多业态布局,发力“成为中国最大的社区零售数字化平台”。  

这是一个新的故事。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5月末,每日优鲜已经与14个城市的54家菜市场签订运营协议,并已经在10个城市的33家菜市场展开运营。  

叮咚买菜方面也在发力供应链,寻求新的增长点。比如,6月1日,叮咚买菜正式推出“儿童食品专区”,并联合国内外8家食品安全相关机构,制定自己的儿童食品标准。此前,其还陆续上线了快手菜和叮咚王牌菜等半成品食材品类。  

在招股书中,叮咚买菜表示,将上市所募集资金的50%用于提高现有市场的渗透率以及开拓新市场,30%资金用于供应链上游生产能力投资,10%资金投资科技和供应链,其余10%资金则用于一般公司需求和运营资金。  

崔丽丽表示,每日优鲜的优势在于产品供应链和客单价,叮咚买菜的优势在于全国市场覆盖率和拓城能力,而且叮咚在品类、产品方面也在逐步创新,也在向一些产品的供应链上游延伸以获取成本优势。  

“以我的观察来看,每日优鲜进入赛道较早,已经有一点‘洗尽铅华’的味道,在攻城略地方面野心有限,预计会加强客群维护,保持和增加忠诚度。叮咚买菜则会进一步拓城,在获得更大的客群基数的基础上,通过产品和品类创新再提升客单价和购买频次,以及对需求量较大的产品上溯至产品生产环节以降低成本来争取盈利空间。”崔丽丽说。  

根据艾瑞咨询近日发布的《2021年中国生鲜电商行业研究报告》,中国生鲜零售市场规模将从2020年的5万亿元,增加至2025年的6.8万亿元。与此同时,受疫情影响,生鲜电商加速发展,预计2023年生鲜电商行业规模将超万亿。  

此外,报告表示,当下前置仓、店仓一体化、O2O平台、社区团购等多种新型生鲜电商模式共存,不同商业模式的生鲜电商满足不同层级消费者的消费需求。其中,前置仓(如每日优鲜、美团买菜等)、店仓一体化(如盒马鲜生、大润发优鲜等)主要布局在一二线城市,消费人群主要以一二线城市白领为主,而社区团购模式(如兴盛优选、多多买菜等)则主要满足下沉市场用户需求。  

艾瑞咨询预计未来一段时间,生鲜电商市场仍旧不会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多种商业模式并存的格局仍将继续。  

丁道师最后强调,从基本面上来说,叮咚买菜和每日优鲜差不了多少,甚至每日优鲜在前一个阶段还要领先一些,背后也站了很多大股东。“说明市场是看好每日优鲜的,只是它自己的急功近利导致它的市值不断下滑。但是可以看到这两天它已经逐步开始回血了。”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孙文轩 编辑 徐超 校对 柳宝庆

picture l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