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汤科技徐立:机器的“猜想”能力或是砸在牛顿头上的苹果

2021年10月31日/ 浏览 115

新京报贝壳财经讯(记者 罗亦丹)7月8日,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徐立在2021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开幕式现场表示,人工智能是创新的园区,但是真正的颠覆式创新都不是从这儿来的,是从天才灵光一现的脑洞,或者说天才不可思议的猜想而来,从“思想实验”而来。有了人工智能和超级计算机之后,我们可以问一下“机器会猜想吗”。我想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在一些领域,机器已经给了人类一个非常好的样板,使得它反向推动人类科学进步。

据了解,随着过去20年计算机算力发展,最好的人工智能算法在过去10年对于算力的需求增长了接近100万倍。“照理说算法越先进,需要的算力会越少,可是恰恰相反,我们探索的广袤未知空间越大,所以才需要更大的算力,就无关数据。因为有很多算法已经依赖于小数据,甚至是不需要人类数据,但是这种探索反倒给了我们一种去更新迭代认知的可能性。”徐立称。

在徐立看来,人工智能的算力大装置是推动猜想的一个基础要素。他将大装置类比为粒子对撞机,“粒子对撞机就是在一个随机的可能性当中,造出新的粒子去探索未知的世界。很多事情是不可确定的,那么真正意义上去定义产业应用边界时,或者定义它可不可靠时,我们需要放到产业里面。而事实上人类历史上很多应用都是先有猜想,最后才能给大家一个合适的解释。比如莱特兄弟发明飞机的时候肯定不知道原理,甚至直到今天我们都无法用流体力学来解释飞机起飞的动力,但是这不妨碍飞机制造公司制造出安全可控的飞机。其实我们耳熟能详的人工智能应用中,有一大部分都是基于这样的猜想完成的。”

“我们在上海做智慧城市两网建设,包括智能社区,当真正进入到这些应用的时候,发现其实它并不是那么的大数据,我们要解决的是日常的长尾低频、刚需的应用,比如说我们解决高空跌落物件时,不可能有太多这样的数据;我们解决火灾,解决老人跌倒问题时,往往是零数据并且是小数据,那么机器只能通过通用的技术来做出延伸和泛化,对这些场景进行可能的猜想。”他表示。

徐立认为,今天人工智能的猜想、机器的猜想,可能就是砸在牛顿头上的那颗苹果,“上海的包容开放是它最好的土壤,使它能够找出更多的创新成果,我们可能用人工智能的创新来推动人工智能的普惠,让人工智能更多地影响众多行业。”

校对 危卓

picture l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