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援藏:像拼积木一样用低代码编程序

2021年11月02日/ 浏览 57

像拼搭乐高积木一样,以可视化的方式,通过简单的拖拉拽设置好的组件,快速开发应用程序。非专业技术人员也能够快速上手。这就是最近两年IT行业内特别流行的低代码开发技术。

西藏职业技术学院“逆转命运”团队,参加致远互联赛道。致远互联低代码赛道供图

在“北京数字经济体验周”上,数字技术大体验活动以低代码技术为依托,帮助来自西藏等地的开发者和学习者体验开发各种创新的APP和应用软件。

根据Gartner的最新预测,2021年全球低代码开发技术市场将达到138亿美元,比2020年增长22.6%。到2024年,所有应用程序开发活动当中的65%将通过低代码的方式完成,75%的大型企业将使用至少四种低代码开发工具进行应用开发。

未来正在到来,低代码数字技术已显示出数字技术也可具备普惠性。

百度爱速搭低代码平台正在开展线上培训。百度爱速搭赛道供图

学习与比赛

从未接触低代码,扎西团队获二等奖

朱红艳是西藏职业技术学院信息工程学院计算机网络技术专业教师,7月份她带领自己的几个学生参加了北京数字经济体验周的数字技术体验活动。整场活动下来,她和学生都表示从中获益良多。

低代码应用大赛是这次数字技术体验的直接呈现形式,据了解,本次大赛依托当前最新的“低代码/无代码”技术,邀请在校大学生,以及全国各个地区的软件公司、相关企事业单位参加,基于致远互联、用友、百度、清华数为等多个平台,体验、开发各种创新的数字化应用。

根据组委会数据,共计有185个高校团队、107个企业团队参加,最终一共提交了223个作品。报名致远互联低代码平台赛道高校组的有50多个团队,其中25组来自西藏,总计有100多人,主要是西藏大学、拉萨师专以及西藏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

朱红艳的初衷是想让学生通过这次体验活动多学点新技能。在此之前,她的学生们没有接触过低代码,而她自己对这一领域也不怎么了解。扎西顿珠是在这场体验活动中坚持下来的一个学生,也是小组队长。他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参与这次体验活动主要是想提高个人能力,同时也想了解和其他内地学生的差距。

扎西所在团队总共有3个人,在应用开发上他们起初考虑了很多方向,比如旅游管理、电商管理等,不过后来觉得这些都没能体现出西藏特色,于是就利用周末以及业余时间继续不断打听需求,琢磨新思路。最终他们决定做一个和西藏乡村管理相关的应用,在这个应用上,可以统计和展示西藏乡村的特产食物以及特色景点,还可以与电商系统相连接。

由于此前没有接触过这一领域,团队在某些开发环节上一度卡了很久,扎西表示,幸好有老师们的辅助指导,逐步解决了遇到的一些主要问题,最后团队的作品按时提交了。

“通过低代码可以很快实现一个功能,加快企业的应用开发进度”,扎西团队在这款乡村管理应用上花了不少精力,他表示这次体验活动锻炼和提升了自己的想象力、执行力、责任心,也让他更加重视细节的把控。他希望最终能有一个比较好的名次。

在这次活动中,朱红艳发现一些平常成绩不那么突出的学生,也在积极地做任务,并且展现出许多优秀品质。这次活动也对她的教学思路产生了一些新启发,她决定以后要多鼓励学生参与一些这样的机会,锻炼他们的自研自学能力以及团队协作能力。

对于西藏职业技术学院的师生们来说,平常接触的技术比赛不多,行业前沿信息也了解得比较少。朱红艳表示以后再有类似的比赛,自己也会更加重视,“课堂上也要在新技术知识方面加强对学生的引导”。

这几年拉萨在数字经济发展上取得了明显的提升。比如拉萨已经成功申报“宽带中国”示范城市,启动拉萨数据中心建设,获评国家绿色数据中心等。朱红艳也有直观的感受,最近几年很多内地企业来西藏发展,给学校毕业生们提供的岗位变多了。本次全球数字经济大会也在西藏拉萨同步设置分会场,举办拉萨数字经济产业推介活动。

记者获悉,扎西团队的“乡村管理系统”在西藏赛区中获得二等奖。

活动与目的

“有学生作品水平超出预期”

本次活动得到多方参赛者的热情支持。参赛团队提交作品的主题覆盖广泛。致远互联方面介绍,学生团队一般都是针对校园场景,比如教务系统管理,包括请假系统、项目管理、经费管理等。企业团队开发的应用则涉及人力外包、资产管理、项目管理、合同管理等基于企业管理的场景。

用友方面表示,旗下YonBuilder&APICloud平台提交的作品覆盖To B和To C全领域场景,企业业务软件包括大数据分析工具、供应链、企业风控、CRM系统等,移动端创新场景包括O2O、在线教育、资讯、社交、农业、政务服务等。而大数据系统软件国家工程实验室这边的参赛队伍因为主要是高校学生,所以提交的作品很多是这些学生在实验室里承担的一些科研项目。

几个低代码平台也都有各自的技术特色。据了解,致远互联早在2012年就推出能满足客户业务个性化随需定制的“业务生成器”,在低代码开发平台和客户应用场景等有长期积累。用友则有两大低代码平台——YonBuilder与APICloud双平台支撑。APICloud是一个通用型的移动低代码开发平台,在移动端具有很强的前端能力。YonBuilder既支持轻应用的快速构建,也可支持云原生应用、流程化应用、混合云集成、大数据应用、智能化应用的开发。

DWF是“清华数为”大数据软件栈核心组件,是一款软件工程与数据工程有机融合、以数据为中心的低代码开发工具,在比赛中,清华数为DWF也是第一次尝试采用信创服务社区的国产麒麟V10操作系统的云服务器作为基础设施组织比赛。百度爱速搭则依托百度的综合实力,在AI创新应用方面独具特色。

“有的学生作品水平超出我的预期,”清华大学软件学院副研究员、大数据系统软件国家工程实验室副主任刘英博表示,短短两周时间,从组队到最后做出来,和专业的企业软件相比,作品的完成度非常高。

清华数为DWF 低代码平台培训现场。清华数为DWF 赛道供图

用友方面相关负责人表示,“有些应用完全可以通过简单拖拉拽的方式完成。与传统的原生开发相比,开发效率甚至提升50倍-90倍。”

致远互联副总裁、市场中心总经理刘亦然认为这些活动参与者基于自身更熟悉的业务应用场景去设计作品,符合对低代码平台的定位。他表示在整体掌握程度上肯定企业团队情况更好一些,但即便是高校,以及藏族同学,他们也可以通过低代码平台随需搭建他们想搭建的应用。

“虽然我们接触的大多是工业软件项目,但是也想看看其他同学拿着DWF这个低代码开发工具能做出什么别的东西,另外,就是想检验一下DWF能不能完全在国产CPU服务器和国产操作系统上用低代码技术开发应用,现在看来,这两个目的都达到了。”刘英博说。用友则想通过优秀案例展示用友BIP的低代码开发能力。致远互联也有上述两方面的需求,除此之外,致远互联表示,也想进一步了解企业想通过低代码平台去解决的实际问题有哪些,大家的兴趣点在哪里,“我们也可以更好贴合用户的需求,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价值。”刘亦然说。

参加比赛的智能专家巡检系统。图片来源:参赛企业中国核电

成本与未来

低代码技术普及,“人人都是开发者”

数字技术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元素。Gartner预测,未来5年至少需要开发5亿个新应用,才能满足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需求。凭借现有“码农”们的力量,无法完成这么巨量的工作。利用低代码技术进行开发是必然的选择。

不过低代码也并非万能,并不能完全取代“码农”,刘亦然说,使用低代码平台去搭建各种不同的业务应用场景,势必需要一些底层数据的支撑,所以也需要搭建其他一些平台组件。刘英博则表示,现在低代码概念有泡沫成分,好处是这个技术越来越被广泛认可。坏处是对低代码技术本身产生误解,以为这种技术是万能的。而随着新技术层出不穷,新需求会不断出现,低代码技术的发展还有很多挑战。因此他表示对此也要保持理性。

刘亦然认为,在低代码的推广下,未来“人人都是开发者”,“每家企业都是技术企业”。

刘英博则强调了低代码技术对于降低企业技术成本的作用。“传统行业企业要去维持一个庞大的软件开发队伍,比较吃力,成本居高不下,而且人员队伍也很难维持,有了低代码这种开发工具以后,可以降低人力成本,同时让‘好钢用在刀刃上’。”

北京软件与信息服务业促进中心、北京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协会、中国软件网等活动组织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这次数字技术体验活动并非简单的技术展示,是要让人们感受到,低代码将成为未来激活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技术。他们希望,通过此次活动,评选出来的、用低代码开发的创新应用可以沉淀下来,针对性地解决真正的问题,也可以创造新的东西。

与此同时,这次活动的开展和后续配套措施也有助于深化校企合作,推动培养数字技术人才,激活数字经济产业生态,打造北京数字经济人才与产业集聚新高地,推动北京数字经济标杆城市建设,让数字经济“可见、可感、可体验”。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孙文轩 编辑 徐超 校对 杨许丽

picture l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