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杀排行榜:明星超话隐身,灰黑产称不接热搜打榜,可包月做热评

2022年01月25日/ 浏览 177

图片来源:IC。

取消所有涉明星艺人个人或组合的排行榜单,严禁新增或变相上线个人榜单及相关产品或功能。

 

827日,中央网信办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再度剑指明星艺人榜单。当天,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查看微博超话社区发现超话分类中已不再有明星一栏。

 

现在不让打榜,超话排名也没有了,一些明星后援会发布了停止控评的声明,估计以后没有做数据这个任务了。在粉丝圈从事后援会打榜工作多年的英子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今年4月,贝壳财经记者调查时了解到,水军能以15300票的价格帮助打投明星榜单827日,贝壳财经记者再度联系该水军时,对方表示,如果榜单没有了,打投也就没有必要了。


 

热搜不能做了”,灰黑产8000/月可买热评

 

网信办此次重拳出击解决“饭圈”乱象问题,画出多条红线。贝壳财经记者梳理注意到,10条措施中多条涉及明星打榜或流量收割问题。通知明确,取消明星艺人榜单,严禁新增或变相上线个人榜单及相关产品或功能。仅可保留音乐作品、影视作品等排行,但不得出现明星艺人姓名等个人标识。

 

此外,在音乐作品、影视作品等排行中,降低签到、点赞、评论等指标权重,增加作品导向及专业性评价等指标权重。不得设置诱导粉丝打榜的相关功能,不得设置付费签到功能或通过充值会员等方式增加签到次数,引导粉丝更多关注文化产品质量,降低追星热度。

 

除从作品上严管之外,这一通知还要求清理违规群组板块,不得诱导粉丝消费,严控未成年人参与以及规范应援集资行为。记者注意到,规范内容涉及暗藏打榜问题的多个环节,包括清理各类违规应援集资信息,在销售环节不得设置任务解锁、定制福利、限时PK等刺激粉丝消费的营销活动以及持续解散以打投、应援、集资、控评、八卦、爆料等为主题的粉丝社区、群组。

这一通知发布后,82715时,贝壳财经记者查看微博超话社区发现超话分类中已有明星一栏。同时,记者通过微博随机搜索一位明星并进入超话后看到,虽然仍然可以进行签到、发帖等内容,以赚取个人微博账户在该超话中的经验值并提升个人超话等级,但已经没有了能够查看该明星超话排名的相关入口。

 

实际上,粉丝为明星打榜、做数据甚至拍路透图的热情间接催化了网络水军、代拍等黑产业态的兴起。曾经做过娱乐圈明星助理的莉莉告诉记者,流量明星的粉丝一般都有较为明确的分工。粉丝群里有专门的打投组,专业负责打投的人士每个人手里都有几十上百个投票号。粉丝们也都乐意花钱,但花钱幅度的多少取决于投票的重要程度。比如《创造101》的时候争位出道,粉丝们为了偶像能够出道集资几百万的都有。

 

随着粉丝们为偶像打榜的需求大增,市场上衍生出打榜产业链去年7月,贝壳财经记者在调查中联系到一名专门刷微博热搜的刷手,该人士当时报价:实时热搜榜,前三名5万,前五名4.5万,前104万,前203.5万,前303万,前502万。按在榜期间的最高排名收费,没上榜的话全额退还。

 

如今,随着水军账号的打击升级,记者注意到,热搜生意开始降温

 

今年3月,贝壳财经记者曾咨询一位从事微博推广的人士,对方表示,一条微博热搜至少要15万元价格,热门价格则在7000元。8月27日,贝壳财经记者在灰黑产平台上咨询购买微博热搜服务,大部分推广人士表示可以通过其他渠道包括搜索引擎、浏览器等方式进行推广。只有一名推广人士告诉记者目前热搜不能做了,但可以接关键词的热评和热门,价格需要根据具体的关键词来定。记者以带有某明星名字的热门内容询问价格,其称一周最少也要2300元,包月更划算8000元。

 

饭圈打榜熄火? 有明星 “打投组”劝粉丝快乐追星

 

现在超话排名没有了,花钱上热搜应该还可以。827日,在粉丝圈从事后援会打榜工作多年的英子告诉记者但我觉得清朗行动应该还会有动荡,目前不少明星后援会已经发布了停止控评的声明,估计以后没有做数据这个任务了。

 

打榜对于饭圈来说,并不陌生。

 

明星粉丝小雅告诉贝壳财经记者,榜单有几种不同的形式。一般来说,明星超话排名是需要粉丝每日签到或发帖以长期维持的数据,而年末等固定时间,微博还会提前一个月左右开放固定的投票入口,通过一段较为集中的时间呼吁粉丝投票,为明星偶像在相关活动中夺取人气奖项。现在超话排名没有了,最近没有相关类似的活动投票。

 

而一年前决定离开粉圈的小然则表示,明星粉丝在组织打榜活动时会通过组建打榜群来实现粉丝间的沟通。之前打榜每天都会有固定任务,包括百度鲜花榜,明星势力榜一大堆。除了日常榜单外,粉丝也会比较在意如专辑销量、MV播放量、音乐分享量、代言与杂志的销量等能够证明粉丝购买力与明星影响力的数据。

 

贝壳财经记者采访了解到此前除了微博上相关榜单,各项与明星有关的活动、节目等都有排行榜这一设计。英子钟爱的明星曾经与其他明星一起参与某节目演出,该节目组设计了人气排行榜,需要在微信公众号上进行投票,排名第一有可能在节目竞演中出线为了让爱豆获得更多机会,英子组织了多场募捐,粉丝们纷纷集资打投最终,排名前两位的明星票数比第三票数高出数十倍

 

恶性竞争让双方粉丝钱袋均损失惨重,但主办方收割了一波流量,水军则获得了利益。

 

今年4月,贝壳财经记者在暗访调查中曾联系到黑灰产人士15300票价格帮助打投明星榜单827日,贝壳财经记者再度联系该人士时,对方表示,如果榜单没有了,打投也就没有必要了。

 

此外,明星“打投组”似乎也在悄然熄火。

 

记者此前了解到,明星打投组更新打榜的“重要任务”和“日常任务”,其中某明星的打投组“重要任务”包括在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的歌曲打榜,以及微博明星势力榜打榜,而“日常任务”则包括超话打榜、百度数说等,每一个任务背后都有链接以及教程,且这些打榜任务几乎每天更新。

 

827日早间,贝壳财经记者在某明星打投组的微博上看到,该“打投组”没有再号召粉丝在具体榜单上进行打榜,但告诉粉丝们在腾讯视频doki、探咖森林小程序以及明星本人广告微博下面进行“签到”,并表示目标人数300

 

不过,到了82712时,该打投组发文称,为响应国家号召,“我们的工作或许会停摆或者换一种方式进行,希望粉丝快乐追星,健康生活。”

 

早在去年7月,网信办发布《关于开展2020“清朗未成年人暑期网络环境专项整治的通知》表示要严厉打击诱导未成年人在社交平台、音视频平台的热搜榜、排行榜、推荐位等重点区域应援打榜、刷量控评、大额消费等行为。

 

此次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网信办要加强对网络综艺节目网上行为管理,不得设置“花钱买投票”功能,严禁引导、鼓励网民采取购物、充会员等物质化手段为选手投票。此外,进一步采取措施,严禁未成年人打赏,严禁未成年人应援消费,不得由未成年人担任相关群主或管理者,限制未成年人投票打榜,明确明星粉丝团、后援会等线上活动不得影响未成年人正常学习、休息,不得组织未成年人开展各种线上集会等。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罗亦丹 实习生 吕娅霆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刘越

picture l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