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军顶风作案:开分报价高达上万元,豆瓣反水军还能坚持多久?

2021年10月10日/ 浏览 100

图/IC photo


“为什么最近几天没任务?”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加入一个派发豆瓣任务的水军群后,看到有成员这样询问。随即管理员回复称,“最近风头比较紧,不是两部片子被质疑刷分么。”

 

近日,连着两部新播剧在豆瓣出现控评刷分现象,《风起洛阳》出现超前点评的情况,剧还未播出时已经出现6000余条评分记录,《谁是凶手》更是出现对非参演演员演技的评价。

 

超前点评和控评刷分再次引发公众关注,对此豆瓣回应称,已经对非正常评分和评论进行了处理,豆瓣商务从来没有、也不会有任何与评分有关的合作,任何宣称可以影响豆瓣评分和开分时间的公司或个人都是骗子。

 

回应发出后,仍有不少网友对豆瓣表示质疑。贝壳财经记者调查发现,各个平台中豆瓣水军的价格偏高,一条显示号短评可达15元,也有水军组织承诺可以帮忙开分以及涨分,每涨0.1分最高达6000元,开分更是高达上万元。

 

娱乐营销专家、影评人田金双表示,如今豆瓣评分正在失去其公允性,“影视剧播出时买水军已经是业内心照不宣的事情,所谓大众评审机制实际上更多的是被操控的声音。”

 

不管豆瓣是否有责任,不可质疑的是其评分体系的公信力正在下降,影视综书籍等的评分是豆瓣的根基,如今根基开始动摇,豆瓣还能坚持多久?

 

雇佣水军刷分已成行业潜规则,每涨0.1分最高报6000元

 

12月22日,贝壳财经记者在水军任务群收到了派发任务,要求给近期的一部影视作品打分,管理称“需要很多人,要求一年以上老号,看过20部以上的剧,打3星。”随后,几十人接单打分。

 

“影视剧买水军刷评分已经是业界心照不宣的潜规则。”田金双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如今仍然是影视宣传非常重要的一块阵地,但水军和商业的进入让它正在变得没有那么公允。”

 

在商业竞争下,豆瓣成为影视作品上映前不得不重视的一个阵地,因此影响豆瓣评分的水军产业链愈发火热,其中有制作方等雇佣的水军,也有粉丝自发组成的水军。

 

记者进入水军群发现,在满屏的任务发布中,微博热搜、小红书等业务较多,记者主动询问多位管理员得知近期豆瓣影评任务较少,通常还会分豆瓣使用年限及是否显示。

 

豆瓣的反水军机制中,被识别为水军的账号短评会被隐藏,由此在水军业务中,就有了“显示号”和“非显示号”的说法,显示号的短评价格在5-15元,非显示号打分一次1-3元,但不能保证分数上涨。

 

对于如何解决水军问题,豆瓣创始人兼CEO阿北表示,一劳永逸的办法可能没有,但是水军的千军万马跳进来,让评分的湖面一点涟漪都不起的办法是有的。

 

但从如今持续数年且愈演愈烈的水军市场来看,未必真的无法掀起涟漪。

 

贝壳财经记者找到一位水军的组织者,对方表示可以承接豆瓣开分和涨分业务,每涨0.1分报价800-6000元,开分视影片情况而定。记者以某部未开分的剧为例询问价格,对方称,该剧被水军或粉丝刷了太多无效评论,开分难度加大了,价格可能得翻倍至上万元。

 

同时他也表示,豆瓣的评分机制并不简单,有很多剧做不了,“这种专业的事要找专业的人来做,不要随便找人评论刷分,不是评论越多分就越高的。”当记者询问其具体操作时,他表示不方便回答,但可以保证开/涨不了分不收费。

 

对此,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宋竟一律师表示,平台有维护正当交易的责任,豆瓣上未看剧就刷评,属于采用欺骗、不正当手段扰乱市场交易秩序。通过这种利益诱导的控评方式,变相提升或降低影片的播放量,也会让人质疑平台的星级和客观性,涉嫌虚假宣传、虚假交易,是违法行为。

 

评分体系频遭质疑,反水机制并不完善

 

“无论雨点大小,水军的雷声越来越大”,这是阿北2015年写在《豆瓣评分八问》中的一句话。

 

在这篇长文里,他对外界对豆瓣评分公正性的质疑一一做出回应:豆瓣不会修改大众评分,水军很难刷动评分,且越来越没用。

 

尽管如此,水军近几年从未远离豆瓣,而且愈演愈烈、花样繁多。

 

2017年,电影《李雷和韩梅梅》导演杨永春公开质疑作品被恶意刷差评,并评价豆瓣成为“绑票和敲诈的现场”。2018年,因《逐梦演艺圈》以2.2分成为豆瓣最低分作品,导演毕志飞也公开质疑豆瓣评分。紧接着,《后来的我们》又被爆出刷高分黑幕。

 

对于这些质疑,豆瓣的统一回应是,有完整的反水军机制。

 

有不少网友仍支持豆瓣,认为确实是作品本身的问题,但大热影视剧《流浪地球》的恶意打低分事件直接让这种信任迅速瓦解,甚至出现网友组团去APP STORE给豆瓣打一星的情况。

 

《流浪地球》上映期间,有豆瓣用户曝光收到私信要求将5星改为1星,报酬多达上万元,与此同时,在豆瓣中有多位网友发帖表示,自己曾被邀请刷分,参与豆瓣短评。

 

对此,豆瓣的回应是,评分大幅修改属于非正常评分,不会计入总分。此次超前点评事件,豆瓣回应里称,“针对日益进化的水军攻击和模拟真实用户使用模式试图养号刷分的行为,我们后台的算法、识别程序、判断“非正常打分”、“非正常用户”的策略一直在实时更新和演进,以保证评分的正常。”

 

屡次以反水机制作为回应,但豆瓣的反水军机制真的有效吗?

 

根据阿北的长文,豆瓣的评分机制非常简单,即所有评分相加除以人数,还原每一个普通大众对电影的平均看法,这也就给了水军入侵的空间。

 

阿北曾表示,水军是有的,但是豆瓣刷分很难刷动,豆瓣会对非正常评分进行过滤,其指定的非正常评分有四类:注册/收购账号刷高分的、注册/收购账号刷低分的、明星粉丝团“进攻豆瓣的”、铁杆用户“捍卫豆瓣评分公正”反水行动的。

 

2017年11月,豆瓣对被判定为水军的账号短评进行隐藏,称尽可能消除水军解读对阅读者判断的影响。

 

但在田金双看来,这个机制看似严格,实际上存在很多问题。

 

首先在过滤水军的机制上并不完善,很多非水军的用户评价被过滤掉。去年11月份,有很多网友吐槽自己的豆瓣短评无法显示,但实际上自己并非水军。同时,田金双也表示,许多影评人因此受到伤害,“影评人因为经常写影评,可能被判定为水军号,有时候影评发出来后就被折叠了。”这导致很多影评人不再愿意在豆瓣发表长评。

 

另一方面,田金双表示,“如今呈现的并非是真正意义上大众的声音,更多是被操控的声音,这个操纵声音的便是水军。”目前来看,影视剧宣发过程中,会制造一些虚假繁荣,“多年前人们在新浪预热,如果上了新浪首页可能就相当于获得了认可,同样的,现在豆瓣上评分高似乎就代表片子很好。”

 

因此,在豆瓣评分中,平台方会通过一些所谓的意见领袖去和普通大众拼抢话语权,进而引导和操控声音,如今的水军已经成为了一种职业。

 

从此次超前点评事件可以看出,给《风起洛阳》五星评论点“有用”的有330324条,而“有用”越多也就越容易被看到,从而引导风向,也就是所谓的“控评”。

 

粉丝提前养号影响评分生态,豆瓣根基已不稳

 

随着粉丝经济的崛起,水军业务只局限于片方等商业行为,很多粉丝自发的水军行为也在干扰着评分的公信力。

 

为了帮助偶像作品树立口碑,豆瓣评价是其不得不做的数据,在明星相关作品上映前,很多粉丝后援会会出具详细教程,包括豆瓣评分机制,如何养号,如何打分,如何控评,要求粉丝每天挑选几部作品进行打分写评价,点赞好的短评,举报恶评等。

 

2020年11月,有图书编辑发文称,其编辑的第一部新书《记忆记忆》刚上架,就遭遇粉丝的恶意灌水,充斥着重复评价,新书发售不到10天,分数高达9分,甚至超过许多世界名著。同时遭到灌水的还有很多,首页推荐新书成为重灾区。

 

据了解,王一博粉丝为了提高其作品的分数,提前号召豆瓣养号活动做准备,刷评提高活跃度便是其养号的一环。

 

由此,也导致了豆瓣的原生用户逆反,发起反水行动,对许多刷分作品进行一星评价。除此之外,还有粉丝打架的时候,也会对作品恶意差评,如此,就有人总结出,评分为C型的基本是粉黑大战。这种情况下,豆瓣评分已经基本失去了其基本意义。

 

这种粉黑大战不只存在于粉圈,田金双表示,同期上映的作品互黑也是很常见的情况,“会采用一些手段抬高自己,打压对方。”

 

田金双称,水军的入侵伤害最大的不是行业,而是观众,“人们越来越不相信平台反馈出的声音,也就是说它伤害的是大众的信任,当公信力一点点消失,大众就会就用一种游戏的心态去看这种评论,就像看一场行为艺术,是水军制造的一场大众的世俗狂欢。”

 

从法律上看,宋竟一律师表示,平台上一般都要求用户诚信经营,水军用户违反平台规则可能会被禁言、封号,严重的涉嫌违反市场秩序是违法行为;组织、雇佣水军控评进行牟利的组织或个人构成不正当竞争和虚假宣传,面临被有关行政部门警告、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情节严重进行罚款,没收违法所得,严重扰乱平台秩序可能构成非法经营罪,最高面临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等法律责任。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宋美璐 编辑 徐超 宋钰婷 校对 柳宝庆

picture l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