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移动回A首日有惊无险未破发,三大运营商聚首剑指“大计算”

2021年11月08日/ 浏览 73

三大运营商齐聚A股。

2022年1月5日上午,随着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总经理董昕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敲响上市的大锣,中国移动回归A股主板上市的进程完成了最后一步。中国移动也取代中国电信在回A上市募资额上成为A股十年来最大一笔IPO,在整个A股历史上排名第五。

交易首日,中国移动股价先是高开于63元/股,最高一度上涨至63.58元/股,较发行价涨9%。但随后即开始断断续续向下调整。直到收盘,中国移动股价报57.88元/股,相比发行价仅高出0.3元,有惊无险地躲过了“破发”。

至此,中国三大运营商已齐聚A股,并都完成了“A+H”股的资本市场布局。对于这三家通信行业的巨无霸央企而言,股价一时的涨跌恐怕还不是面前最重要的事情。在5G加速布局的2022年,广阔的前景同时也预示着巨大的投入和深度的转型。三大运营商要从互联网时代的“管道”,真正转身成为智慧生产与生活的赋能者,布局“大计算”正在成为它们不约而同的选择。

战投绿鞋”护航下中国移动回A首日险些破发

对中国移动回A上市可能破发的担忧一直存在。2021年12月27日,中国移动披露的IPO发行结果显示,网上投资者未缴款认购金额高达7.43亿元,超过邮储银行,创下A股最高弃购金额纪录。这也反映出部分投资者的信心不足。

投资者的一大顾虑是A股发行价与港股股价的“错配”。2022年1月4日,中国移动港股收盘股价为47港元/股,约合人民币38.4元/股,这与本次A股IPO发行价格为57.58元/股有着近20元的差价。如何说服A股投资者认可A股发行价,成为中国移动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中国移动选择的方式是回购港股股票以拉高港股股价。1月4日盘后,中国移动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在人民币股份发行超额配售选择权行使期于2022年2月7日届满后,公司计划依据回购授权回购数量不超过20.48亿股港股股份,相当于不超过2021年股东周年大会当日公司已发行港股股份总数的10%,回购的港股股份将视为在回购时被注销。

受此消息影响,1月5日中国移动港股股价有所上涨。截至收盘,中国移动股价报49.6港元/股,上涨3.33%。

据此前公告,中国移动此次回A上市,募集资金净额最高为553.50亿元(全额行使超额配售权后)。这次“大船下水”,对于A股而言是一个不小的压力。而为了保证资本市场平稳消化这一巨量融资额,中国移动一共引进了19家战略投资者,包含国家级投资平台、大型央企、知名保险机构、互联网公司、大型跨国企业及境外主权财富基金等各类投资者,配股总数约4.22亿股。

除了阵容豪华的战略投资者助阵外,中国移动本次回A上市也引入了“绿鞋”机制来为股价保驾护航。“绿鞋”的正式名称为“超额配售选择权”,这一机制指的是在股票上市之日起30日内,主承销商有权根据市场情况选择从集中竞价交易市场购买发行人股票,或者要求发行人增发股票,分配给对此超额发售部分提出认购申请的投资者。

通过“绿鞋”机制,中国移动可以更加灵活地控制发行规模,以稳定股价。该机制的引入也反映出中国移动在回A上市过程中的审慎态度。此前,中国电信回A上市、中芯国际回归科创板上市等规模较大的上市发行活动,也都引入了“绿鞋”机制。

三大运营商聚首A股或将推动运营方式改善

“1997年10月23日,中国移动在香港联交所发行上市,成为‘央企海外上市第一股’。今天,中国移动登陆A股,成为‘红筹公司回归A股主板上市第一股’,这是中国移动发展历程中的又一个里程碑。”1月5日上午,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在上市仪式的致辞中指出,中国移动的回A上市,“标志着中国移动成功搭建起境内外资本运作平台,为公司推进数智化转型、加快高质量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25年的时间,中国移动参与实现了中国通信行业“2G跟随、3G突破、4G同步、5G引领”的跨越式发展,而自身也获得了极大的成长。截至2021年6月末,中国移动资产规模超1.7万亿元,总连接数已达 21.50 亿。中国移动拥有基站总数528 万个、覆盖全国超99.5%的人口,其中4G基站约占全球三成、5G基站约占全球35%,均位居全球第一。

在一些场合,中国移动介绍自己为“全球网络和客户规模最大、盈利能力领先的世界级电信运营商”,这是实至名归的。

而在盈利能力和规模方面,作为中国运营商“老大哥”的中国移动也表现抢眼:2020年净利润率、总资产收益率分别为14%、6.6%,均位居全球一流电信运营商首位。2021年前三季度营收6486.3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2.9%,归母净利润869.62亿元,同比增长6.6%,盈利能力也保持强劲态势。

而赚到了钱的中国移动,在分红方面也一直是“大手笔”。中国移动自香港市场上市以来,累计分红超过1万亿港元,近三年分红派息率更是超过50%,其中2020年股息率达到7.44%,在港股和A股的大型公司中均名列前茅。此次回A,中国移动管理层也表示,将在盈利能力、现金流状况及未来发展需求的前提下继续提高现金分红水平,给股东创造更丰厚的投资回报。

“三大运营商此前的市值都被严重低估了,既有上市渠道基本上失去了进一步融资的能力。”此前,通信行业资深分析师马继华在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三大运营商聚首A股,也将与国内众多的股民和消费者距离更近,会推动三大运营商改善运营方式,更加关注用户体验,更加关注社会反馈,对运营商整体服务的提升也有好处。

内外部面临复杂挑战三大运营商纷纷布局“大计算”

即便是运营商龙头,中国移动也面临着来自市场和外部监管等问题的挑战。2020年12月31日,纽约证交所宣布,根据美国总统的行政命令,将启动三大运营商的美国存托股份(ADS)退市程序。此后几经反复,最终在去年5月尘埃落定:纽交所维持三大运营商存托股份下市决定。此后,三大运营商ADS陆续宣布退市。在外部环境变动的情况下,运营商企业回归A股上市,将给企业带来新的融资入口,尽量降低美国方面不公平监管政策带来的影响。

更大的挑战来自运营商的经营环境。电信运营企业最主要的收入来源移动业务正面临用户饱和、ARPU(用户月均收入)持续下滑的挑战。根据工信部的统计,全国移动电话用户 2018 年还净增 1.49亿户,到了2019 年就只净增 3525 万户,到2020 年更是净减 728 万户,不但净增规模逐年大幅下降,2020年还出现了负增长。

而在2019年11月底正式开始的“携号转网”服务,让用户可以在保留原有手机号的前提下更换运营商,更是推动了运营商之间的存量竞争。收入、利润总体稳定,增长前景有限,这是三大运营商经营状况的共同特点。唯一可能带来变数的5G,还未显示出其影响。在给运营商带来移动ARPU上升、政企业务突破这些长期利好之前,先给它们带来了成本开支上的不小压力。

在“提速降费”的政策大环境下,运营商从个人用户上获得收入、赚取利润的前景有限。相比之下,以云计算、数据中心、边缘计算等业务为代表的“大计算”,成为三大运营商持续发力的重点。

今年前三季度财报显示,中国移动面向产业互联网的DICT业务收入为489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为7.5%;中国电信产业数字化收入则为740.9亿元,增长16.8%;中国联通产业互联网收入为409.25亿元,增长25.3%。

由于统计口径的不同,上述数据并不能说明三大运营商在“大计算”领域已经分出胜负。不过,普遍两位数的营收涨幅之下,运营商们或许正在开始破解通信产业“管道化”的痼疾。

上市当天,中国移动方面也向媒体表示,未来,5G业务、智慧中台、算力网络等本次IPO募投项目的建设和业绩兑现,将为中国移动上市后表现带来更为广阔的想象空间。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许诺 编辑 徐超 校对 郭利

picture l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