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科技!北京台春晚“苏小妹”炫舞技 虚拟人登台会成“日常”吗

2021年12月06日/ 浏览 144

北京卫视春晚上,刘宇与“苏小妹”共同演绎节目《星河入梦》。


新京报贝壳财经讯(记者 罗亦丹)在大年初一播放的北京台春晚中,出现了一个虚拟人与真人同台演出的节目《星河入梦》。

节目介绍显示,青年歌手刘宇携手虚拟人苏小妹,共同演出的跨次元实境舞台秀《星河入梦》。首次登上舞台的虚拟人“苏小妹”,展现了吟诗、舞剑等传统技能,用虚拟人物的方式,为北京卫视春晚增加了跨次元的国风科幻色彩,带领观众沉浸式体验虚拟世界。

据了解,本次登上北京台春晚的虚拟人“苏小妹”由蓝色光标推出。

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这并非虚拟人第一次登上晚会或演唱会的舞台。在去年12月31日播出的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上,由数字王国打造的虚拟人“邓丽君”,便曾与歌手周深同台合唱《小城故事》、《漫步人生路》等歌曲。2019年,央视网络春晚推出了“小小撒”、“朱小迅”等以央视主持人为样本打造的虚拟主持人,再往前看,著名的虚拟形象洛天依、绊爱、初音未来等也均曾举办过线下演唱会。那么,虚拟人能否替代真人明星搅动娱乐圈呢?

“苏小妹”炫舞技,难在哪里,花费几何?

“让虚拟人登上舞台,在真实场景中和真人互动,以及与真人同台在技术上并不难达到。”虚拟偶像行业观察者陆城告诉贝壳财经记者,“首先制作好虚拟人的3D模型,然后采用增强现实技术将其投影到舞台即可,这样的技术在华为手机的拍照功能里也有。以北京卫视这个节目为例,应该是找了真正有舞蹈功底的演员负责虚拟人的舞蹈动作捕捉,然后男演员再配合虚拟人的走位,呈现出最终虚实交互的舞台效果。”

节目导演郭妍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透露,数字虚拟人物“苏小妹”是以传说中苏东坡的妹妹为创意原型。整个节目光是动用舞台的录制时间就长达11个小时,是本次北京台春晚拍摄时间最长的一个节目,“《星河入梦》的录制现场,由于虚实结合舞台的特殊性,导演组对于镜头画面、舞台配合等的要求都极高。特别是涉及刘宇的舞台走位,更是严苛地要求每一遍都做到完全一致。除了彩排3小时,空镜录制等就花了4个小时,最终录制也花了4小时。”

“虽然技术原理并不复杂,但难点在于,虚拟人的制作需要很多步骤,包括3D建模、动作捕捉、声光渲染等,互相之间的配合很考验制作者,而且每一步都非常‘烧钱’。”陆城说。

“苏小妹”背后公司是蓝色光标,为何众多公司纷纷布局虚拟人?

据了解,本次登上北京台春晚的虚拟人“苏小妹”由蓝色光标于2022年1月1日发布,蓝色光标表示,这是其“元宇宙战略的标志性落地,将开启蓝色光标虚拟IP业务的全新布局。”

蓝色光标表示,当前,随着虚拟技术的发展,虚拟资产(包括虚拟人、虚拟物品、虚拟环境)将是元宇宙世界里必不可少的要素资产。未来,蓝色光标也将长线布局虚拟IP市场,与垂直行业合作伙伴一起,发力虚拟文创、虚拟音乐、虚拟偶像等赛道,创造更多具有产业应用及营造美好想象的虚拟IP,满足用户及商业客户的多重需求。

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已有不少从事虚拟人相关业务的公司,在登上舞台吸睛的同时,接代言、搞直播、当网红是虚拟人们的几大主流“业务”。

“疫情之后,线下的TVC、平面等难以拍摄,但品牌依然需要输出大量的物料来跟用户建立链接,所以许多公司开始使用数字化的内容制作;此外,目前娱乐行业的翻车率非常高,品牌需要一个安全、有技术含量并且有一定流量的人形形象去代表品牌穿衣服、拍平面;同时,去年以来元宇宙、NFT、区块链、全真互联网等概念的火热让品牌开始有危机感,开始想做数字化的资产,虚拟人正是最容易理解的数字化资产,这几件事情决定了几乎所有的品牌都不会拒绝去跟虚拟人产生合作关系。” 拥有翎、韬斯曼等多个虚拟人IP的次世文化公司创始人陈燕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虚拟人替代真人明星短期难以实现

不过,贝壳财经记者发现,虚拟人行业虽还在风口,但持续的风力可能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强劲”。

在此之前,东方卫视曾宣称虎年春晚中,演员黄晓明将首次搭档虚拟人物“国风晓明”登台亮相,与“另一个自己”同台对话。东方卫视在宣传中表示,“国风晓明”是以扫描真人的全身为基础,辅以动捕技术制作而成,不仅保证了人物的真实还原,更为其赋上了一层奇幻色彩。不过最终,记者并未在东方卫视虎年春晚中看到该节目。此外,虎年央视春晚中,XR、AR、全息等多种技术组成的虚拟星空、海洋、千里江山图等虚实结合场景,成为了春晚节目吸睛的亮点,但虚拟人并没有出现。

这背后是虚拟人业务的高昂成本。

去年,伴随元宇宙概念出道的虚拟人柳夜熙在抖音发布了一则2分钟的美妆视频,在30小时内就收获了130万粉丝。柳夜熙背后公司创壹科技的创始人谢多盛此前在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视频仅是柳夜熙登场预告,后续故事将会以单集剧情的形式陆续在抖音发布。目前,创壹科技公司服务于柳夜熙背后的大中台团队有150余人,小前台团队人数则在10人以内。

“柳夜熙”团队接受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推出“柳夜熙”之前的半年多时间,研发成本、人员成本、技术成本等投入“远超百万”。

即便是制作没有那么精良的虚拟人形象,其成本也是普通人难以承担的。陆城表示,目前二次元形象的虚拟人相对成本较低,但一条普通短视频的成本也要数千元,几分钟的视频成本也要上万,而柳夜熙级别的超写实类虚拟人若制作成视频,其每秒的成本“至少要上万。”

不过,受元宇宙概念大火的影响,依然有不少公司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了虚拟人的行业大潮中。那么,未来虚拟人能替代真人明星,颠覆娱乐圈吗?

“虚拟人行业已经发展很多年,但受高昂制作成本的影响,越是制作精良的虚拟人,越难和观众频繁互动。此外,由于目前强人工智能并未出现,因此大多数人气较高的虚拟人背后,其实是戴上了动捕设备的‘皮套演员’,虚拟人想要替代真人明星,短期内还是做不到的。”陆城表示。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罗亦丹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李铭

picture l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