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徐晋涛:用价格机制引导消费者节能减排

2021年12月15日/ 浏览 113

新京报贝壳财经讯(记者 陈维城)2021北京消费季将启动,4月28日,新京报举办“碳中和与绿色循环经济发展”主题论坛,邀请北京大学国发院副院长、北大环境与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徐晋涛,北京苏宁易购总经理郝嘉,同城帮CEO郑立群,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环境与资源经济学系主任许光清共同探讨。

 

随着“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提出,我国节能减排进入新阶段。2021年北京消费季将来临,如何消费才能助力碳中和?新一轮家电“以旧换新”活动,将如何实现绿色循环经济发展?北京大学国发院副院长、北大环境与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徐晋涛认为,经济增长模式的改变,需要靠政策改变产业结构,最后在消费端显现。此外,价格机制也可以引导消费者节能减排。

 

“碳达峰、碳中和”意味着什么?徐晋涛认为,首先,能源结构变化,我国“十四五”期间要建立可再生能源为主的能源,必然要求遏制化石能源增长,对高耗能的钢铁、水泥等行业影响也特别大。第二,碳排放和碳吸收相等叫碳中和,过去以为气候行动意味着将化石能源燃烧带来的排放要减到零,但这样做成本特别高。碳中和是一个综合成本较低的方案。第三,要实现结构转型,一定有政策体系的转化。通过碳交易、碳税,未来十年碳价格会迅速上升,不仅影响生产者,也影响消费者。

 

徐晋涛表示,经济增长模式的改变,需要靠政策改变产业结构,最后在消费端显现。目前在节能的电器产品有国家补贴,这样有利于消费者做出选择,走上绿色低碳的生活方式。消费者在心理上都是支持绿色低碳生活的,只是价格机制要发挥到位,才能产生积极的效果。

 

以电动汽车为例,北京有非常多优惠,不限行、摇号中奖率高等。但消费者做出选择后,电动汽车能源结构并没有特别大变化,现在电动汽车带来电力消费的增加,石油消费下降。电力消费如果背后是火电,排放的二氧化碳高于油和气。能源结构、能源体系不改变,消费者的善意实际上作用不大。

 

徐晋涛介绍,我国发电占二氧化碳排放近50%,因为发电行业70%是煤电。所以改变发电的能源结构,对改变能源结构非常重要,能源改革的重点是地方保护主义。

 

“如果从节能减排的角度,补贴电价是鼓励大家消耗能源,不利于节能家电产品的发展。通过阶梯电价等形式提高用电成本,消费者就有积极性购买节能家电设备。节能设备价格高,有一种绿色溢价在里面。相当于要消费者以较高的固定成本,换取较低的日常用电成本。价格机制一定要到位,才能引导消费者改变行为。”徐晋涛认为。

 

徐晋涛表示,循环经济从消费端也能实现,碳中和确实也需要在循环经济找到支点,消费者需要有一个市场,供求能够见面,从消费角度提高能效是实现碳中和特别重要的一部分。国家层面要有政策、补贴引导行为转变,在价格机制上还可以进一步的改革,比如电价、水价调整可能引导消费行为。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陈维城 编辑 陈莉 校对 赵琳

picture l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