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北京消费季启动,聊聊“碳中和”下的绿色循环经济

2021年08月20日/ 浏览 161

4月28日,2021北京消费季正式启动。

同期,百亿企业消费券面向在京消费者发放陆续推出千余项促消费活动,全面推动消费提质升级

 

随着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提出,我国节能减排进入新阶段。2021年北京消费季来临之际,如何消费才能助力碳中和?新一轮家电以旧换新活动,如何实现绿色循环经济发展?

 

与此同时,新京报举办碳中和与绿色循环经济发展主题论坛,邀请北京大学国发院副院长、北大环境与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徐晋涛,北京苏宁易购总经理郝嘉,同城帮CEO郑立群,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环境与资源经济学系主任许光清共同探讨相关话题

 

碳达峰、碳中和意味着什么?

 

徐晋涛首先,能源结构变化,我国十四五期间要建立可再生能源为主的能源,必然要求遏制化石能源增长,对高耗能的钢铁、水泥等行业影响也特别大。第二,碳排放和碳吸收相等叫碳中和,过去以为气候行动意味着将化石能源燃烧带来的排放要减到零,但这样做成本特别高。碳中和是一个综合成本较低的方案。第三,要实现结构转型,一定有政策体系的转化。通过碳交易、碳税,未来十年碳价格会迅速上升,不仅影响生产者,也影响消费者。

 

许光清我国每年大概排放百亿吨的二氧化碳,在全球化石能源燃烧排放二氧化碳里面占近30%,美国占15%,欧盟占10%。从人均碳排放的角度,我国人均碳排放在2014年即赶上欧盟的人均碳排放。

 

人均碳排放趋高,但碳排放大部分是工业和交通运输部门排放的。从居民能源消费角度来讲,仅占到全部终端能源消费量的13%。目前我国的人均生活能源消费量仅是发达国家的一半左右,我国到2035年人均GDP要翻番,才能实现基本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目标,居民的能源消费肯定也要翻番。

 

郑立群现在有两个矛盾,欧美国家在碳达峰、碳中和上发展了几百年,中国要在几十年内达到这样水平,必须比别人更快,效率更高,这是一个矛盾。现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人民需求不断升级,能耗也在提升过程,在这种高速发展下节能减排,也是一个矛盾。在这两个矛盾下,我们可以通过解决循环的问题,满足人民对生活不断提高的需求。同时缓解高速发展和碳减排之间的矛盾。

 

 

绿色循环经济与居民消费的关系?

 

徐晋涛经济增长模式的改变,需要靠政策改变产业结构,最后在消费端显现。目前在节能的电器产品有国家补贴,这样有利于消费者做出选择,走上绿色低碳的生活方式。消费者在心理上都是支持绿色低碳生活的,只是价格机制要发挥到位,才能产生积极的效果。

 

如果从节能减排的角度,补贴电价是鼓励大家消耗能源,不利于节能家电产品的发展。通过阶梯电价等形式提高用电成本,消费者就有积极性购买节能家电设备。节能设备价格高,有一种绿色溢价在里面。相当于要消费者以较高的固定成本,换取较低的日常用电成本。价格机制一定要到位,才能引导消费者改变行为。

 

许光清居民的消费除了能源消费,还有非能源消费。国家统计局统计了居民的八大类消费,包括食品烟酒、衣着、居住、家庭设备用品及服务、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其他用品及服务等。在这八大类消费中,有些是直接的能源消费,还有一些是非能源消费,这些非能源的消费也会间接地消费能源,因为这些商品和服务的生产和提供过程中通过经济系统的投入产出关系也消费能源。

 

郝嘉在循环包装方面,截至2020年底,苏宁物流全国范围内电子面单普及率接近100%;胶带减宽、减量填充物等绿色减量化包装实现100%覆盖;共享快递盒过去一年投放使用累计超1.5 亿次。目前,北京苏宁物流已经实现42毫米以下超级瘦身胶带封装比例100%,电商快件不再二次包装率99%,可循环中转袋使用率99%,回收装置快递点的全部覆盖。

 

在仓储方面,目前在北京、上海、南京等29个城市建立行业标准化绿仓。在运输环节,苏宁物流通过在全国百城推广投入使用新能源车并同步开展充电桩建设,未来持续加大规模化投入力度。在末端配送环节,苏宁物流通过建设回收体系、推行无人配送的方式来实现绿色供应链建设。

 

 

碳中和与能源体制改革的关系

 

徐晋涛谈及能源体制改革、能源结构变化的重点在发电,发电占二氧化碳排放近50%,发电行业70%是煤电。改变发电的能源结构,对改变能源结构非常重要。

 

能源体制改革的目标就是要增加可再生能源的比例,国家应该在布局新的投资项目向可再生能源倾斜,但可再生能源发展面临体制问题特别是区域封锁。我国过去认为能源改革的主要问题是国家电网一家垄断,所以改革方向是切割国家电网。但在实地调查中发现,地方垄断才是可再生能源无法长距离输送的障碍,各个省在发电方面普遍采取了地方保护主义的做法。

 

我国可再生能源分布不平均,西电东送才能实现可再生能源的利用,同时市场范围扩大有利于解决可再生能源调峰的问题。需要顶层设计,真正要推动建立全国统一的市场,解决西电东送和降低调峰成本。

 

国家电网要发展分布式平台,农村屋顶都是自主产权,推行光伏非常容易,欧洲很大比例的可再生能源是分布式,我们在这方面工作做得不够,分布式能源应该与煤改气、煤改电一样成为广大农村地区能源结构调整的战略性措施。所以有两个方面,一是建立全国统一的电力市场,对消纳可再生能源非常有利,对调峰也非常有帮助。第二要推动分布式能源发展,增加电力系统的灵活性。另外,可否考虑电动汽车用电与可再生的光伏或者风能发电直接挂钩,加速可再生能源使用比例。

 

 

许光清如果能源结构不改变,居民的能源消费还要继续增长,碳排放不可能降下来。而在全面促进消费的背景下,只有整个经济系统的低碳化改革才能助力碳中和。

 

居民的能源消费增长没关系,只要碳排放不增长或者降下来就好。煤炭是碳排放最高的一种化石能源,我国碳排放高,是因为煤炭比例高,我国煤炭的一半用来发电了,碳达峰、碳中和,电力行业首当其冲。

 

我国区域电网的碳排放因子从高到低依次是东北电网、华北电网、西北电网、华中电网、南方电网、华东电网,南方电网碳排放因子低,是因为核电比例比较高,华东电网碳排放因子低是因为水电比例比较高,所以电源结构非常重要。倡导绿色低碳消费也需要一个度,在很大程度上,使用家电的消费者决定不了碳排放,只有电源系统能决定,这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内容,我们的电网只要给消费者提供尽量多的低碳电力,消费端的碳排放自然就降下来了。

 

节能减排与消费支出的关系?

 

徐晋涛如果从节能减排的角度,补贴电价是鼓励大家消耗能源,不利于节能家电产品的发展。通过阶梯电价等形式提高用电成本,消费者就有积极性购买节能家电设备。节能设备价格高,有一种绿色溢价在里面。相当于要消费者以较高的固定成本,换取较低的日常用电成本。价格机制一定要到位,才能引导消费者改变行为。

 

循环经济从消费端也能实现,碳中和确实也需要在循环经济找到支点,消费者需要有一个市场,供求能够见面,从消费角度提高能效是实现碳中和特别重要的一部分。国家层面要有政策、补贴引导行为转变,在价格机制上还可以进一步改革,比如电价、水价调整可能引导消费行为。

 

许光清家用电器的全生命周期分析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些借鉴。从生产端来说,可以提高一些材料或者能源的利用效率、循环利用,产品设计注重多重功能组合,比如微波炉和烤箱功能合一,家电产品的智能化等等。从消费端来说,提高消费者的低碳意识等。在废弃阶段,加强监管,对报废的家电集中回收处理等。

 

国家现在有很多补贴等政策支持高能效低耗能的产品,能源效率比较低的产品对环境有负外部性,国家也有政策让这些负外部性内部化。从长远来看,不见得消费低碳环保产品就支付更高的成本,反而会支付更低的成本。

 

郝嘉苏宁易购早在2005年就在行业内发起家电以旧换新活动。目前,苏宁以旧换新整合了700多家本地化合作伙伴,认证工程师7270名,服务范围覆盖2942个区县,单日最大作业达5万件。

 

2020年苏宁易购家电回收单量达315万,换新电器234万单,总转化金额近70亿20205月,苏宁通过开展老能效清仓、新能效补贴、以旧换新及分期免息等绿色消费让利活动,加速新能效产品的普及推广,扩大绿色消费规模。

 

今年,北京苏宁借势北京消费季,累计投入40亿元消费补贴,用于618818、双十一等消费节点。其中五一期间(428日至55日)将发放50万张无门槛无敌券,总金额达5000。节能补贴方面:节能产品单机补贴8%-13%,最高立减800元;换新补贴方面,北京苏宁积极推出结合苏宁补贴、工厂补贴、旧机补贴三重补贴为一体的活动,最高立减1500元。

 

郑立群绿色循环经济,解决发展矛盾,需要消费升级,置换拆解低能效、耗电高家电设备,苏宁有各种花式玩法。比如,可以用旧手机、旧电脑,换一个高能效的冰箱。假设,绿色冰箱值7000元,家里有个旧手机值2000元,只需要付5000元就可以买到一台7000元的绿色冰箱,与此同时能耗高的冰箱价格是5000元,这时候绿色溢价就解决了,同时,北京市还有节能补贴政策,一级能效产品补贴13%,最高补贴800元,消费者实际购买的价格,比高能效冰箱的价格更为划算。

 

同城帮在与苏宁的合作中,做了隐私粉碎“双保险”“同城帮让3C产品循环再利用,赋予循环经济自我造血能力。回收企业起润滑剂的作用,让循环更绿色,循环更低碳排放。碳中和与绿色循环经济的发展利好回收产业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陈维城 编辑 陈莉 校对 赵琳

picture l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