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造车、芯片库存、6G策略……华为徐直军如何回答这些热点问题

2021年09月06日/ 浏览 148

4月12日,在华为公司第18届全球分析师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回答了媒体关注的问题。他说,华为今年的目标还是活下来,但今年希望有点时间来思考下一步的行动,看能不能活得好一点点。

徐直军在会上重申,华为不造车,帮助车企造好车,这个决策从2018年到现在都没有改变。除此之外,他还谈到了芯片的库存、华为海思芯片的研发等问题。

1.重申华为不造车、帮助车企造好车

徐直军说,华为不造车是经过了多年讨论以后慎重决策的。华为从2012年开始进行与车相关的研究,当时在2012实验室下面成立了一个车联网实验室。那时候还没有智能汽车的概念,还没有自动驾驶的概念,只有电动汽车的概念。华为最早是想研究电动汽车所需要的技术。

“从2012年到现在,我也跟中国所有汽车品牌的董事长、总裁,以及德国、日本的汽车企业高层进行了沟通,发现产业界更需要华为的,不是华为这个品牌,而是华为的ICT能力,来帮助他们造面向未来的车。”徐直军说,因此,2018年,公司管理团队在三亚开会做了一个决策:明确华为不造车,帮助车企造好车。这个决策到现在为止一直没有改变。

他进一步表示,作为一个ICT行业企业,华为跟汽车业打交道,也希望开创一些新的商业模式。华为会选择一些伙伴进行深度合作,用“华为inside”的方式支持车企打造子品牌,真正把面向未来的车做出来。“我们现在选了三个伙伴,支持它们打造各自的子品牌。有一个大家可能已经知道,就是我们支持北汽新能源打造的ARCFOX品牌,很快会推出一系列的车面向市场。”

“我们为‘华为inside’模式设计了一个品牌LOGO叫‘HI’,代表Huawei Inside。未来看到HI这个LOGO,就证明是华为跟这个伙伴一起打造的车。”徐直军说,但不是所有华为提供部件的车都能够标上HI的LOGO,只有用了华为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车,才可以标上HI的LOGO。

2.今年目标还是活下来,争取活得好一点点

徐直军说,今年的目标还是活下来,但今年希望有点时间来思考下一步的行动,看能不能活得好一点点。

“大家清楚我们2019、2020年都在花时间应对美国的三次制裁,所以还没有太多时间思考未来是不是真正能够活下来,并且能不能活得好一点。”徐直军表示,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盘点和业务调整,发现活下来还是很有希望的,但还是要争取活得好一点点。

3.芯片库存满足To B客户需求没问题

华为到底还有多少芯片库存?徐直军说,年报发布会上已经明确表示了,满足To B客户的需求没问题,但也不是永远没问题。

他进一步表示,应对这个问题,主要靠两点,第一,是利用这些库存支持我们尽可能活更长的时间,为此,我们更加聚焦一些区域市场和客户。第二,华为是一个全球半导体芯片和器件的采购大户,原来在全球排名第三,仅次于苹果和三星,华为有巨大的需求。同时,中国是个巨大的芯片市场,每年有近4000亿美元的采购额,很多中国企业担心会受到和华为类似的打压,他们也有类似华为的需求。有这么大的需求的话,总会有企业愿意去投资,看能不能找到既能符合美国的管制规则,又能满足华为和其他中国企业需求的办法。

“我们希望全球的伙伴在一定的时候能够做到这一点,如果我们的库存消耗恰好和这个衔接上了,那我们的问题也就解决了。我相信这一天会到来!”徐直军说。

4.6G应该2030年左右会推向市场

关于6G策略,徐直军表示,6G应该在2030年左右会推向市场。但是现在6G是什么,我们还不知道。产业界希望在2030年左右能够像4G、5G一样,有一个东西贡献给消费者和企业,所以现在华为主要是做两方面的工作。第一,和产业界一起,去努力定义6G是什么。第二,围绕愿景、6G的定义,在做一些基础研究和前沿技术的研究,希望能实现我们共同定义的6G。

不过,徐直军还表示,也许我们想象力有限,或者全球所有的产业界想象力有限,发现无论如何也找不出6G应用的场景,那么也许6G就不需要了。如果你想象出来的场景和应用,5G或者5.5G都可以帮助实现,那么也就不需要6G了。所以可能要等待我们下一代人,他们比我们聪明,或者他们的消费需求不一样、玩得不一样,发现5G搞不定他们的需求,一定要有个6G,那可能就是6G的价值。

他还总结了对6G的看法:我们憧憬6G,但不一定有6G。但是我们还要为6G有可能的到来做准备、做研究、做投资。

5.海思研发的芯片还没有地方能够生产加工

关于华为海思芯片,徐直军说了两点,首先,海思研发的任何芯片现在没有地方能够生产加工。第二,海思对于华为来讲,它只是一个芯片的设计部门,并不是一个盈利的公司,所以华为对它没有盈利的诉求。

“现在我们就是养着这支队伍,继续向前,只要我们养得起。当然,这支队伍可以不断地做一些研究、技术的开发、技术的积累,为未来做一些准备。”徐直军说。

新京报贝壳财经编辑 赵泽 校对 刘军

picture l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