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充电宝涨价:一天租金最高99元高过售价,涨价逻辑是什么?

2021年09月20日/ 浏览 134

“共享充电宝一天99?我为啥不去买一个呢?”  

“共享充电宝涨价”最近频频登上热搜。据了解,在一些景区、车站、酒吧,租用共享充电宝的价格再次上涨,一天的封顶价格最高甚至达到了99元。听到这个消息,渴望五一假期旅游的刘丰(化名)表示自己“看不懂共享充电宝了”。  

3月30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天猫、京东等电商网站发现,售价79元-99元的充电宝比比皆是。如果共享充电宝的租金最高已经到了一天99元,为何人们不自购呢?  

共享充电宝被外界认为是“闷声发大财”的行业,目前行业已形成来电、街电、小电、怪兽充电竞逐的格局。随着怪兽充电传出即将赴美上市的消息,一波共享充电宝又涨价的声音不断袭来。3月30日,来电、街电、小电、怪兽充电均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否认了近日涨价的消息。  

那么去年底到今年以来,共享充电宝涨价了吗?如果涨价了,涨得钱到谁的腰包了呢?业内人士纷纷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今年共享充电宝集体统一涨价。涨价的原因仍是行业竞争激烈,入驻商家分成要求提高。  

近两年涨价是普遍现象  

小步快跑下去年已经是这个价格  

近期,有消费者反馈,共享充电宝悄悄涨价了。公开报道称,共享充电宝涨价为普遍现象,市面上的共享充电宝每小时租借费用多为3元-4元,24小时封顶价格从20元到40元不等。极端情况下,在一些景区、车站、酒吧,租用共享充电宝一天的封顶价格最高甚至达到了99元。  

实际上,近两年不断传出共享充电宝涨价的消息。2019年下半年,继共享单车告别一元时代之后,国内市场已经逐鹿约5年时间的共享充电宝,以涨价之姿重回公众视野。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共享充电宝并非一刀切式得全行业全场景提价,也没有清晰的提价轮次,但从总体上看,行业的收费标准的确比之前有所提高。共享充电宝已经涨价至2-4元/小时,大多收费集中在2元/小时。  

3月30日,通过查询十数位用户近年来共享充电宝消费记录,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发现,从2020年下半年起,街电、小电、怪兽充电、美团充电宝等平台收费标准在3元/小时。 

 

具体来看,2019年4月,在北京四季民福,街电1小时2元,封顶20元/天。2019年6月,在北京木屋烧烤店,街电2小时4元。2019年11月,在北京某饮品店,街电1小时3元。2020年6月,在北京某餐饮店,街电2小时6元。2021年3月,在厦门口腔医院,街电半小时3元。整体来看,街电3元/小时。  

2020年9月,在北京某餐厅,怪兽充电2小时9分钟10元,2021年1月,在北京某餐饮店,怪兽充电半个小时1.5元;2021年3月,在广州某饭店,怪兽充电2小时6元。整体来看,怪兽充电3元/小时。此外,怪兽充电在不同消费场景封顶费用不同,有每24小时封顶30元,也有每24小时封顶18元。  

2020年10月,在北京某娱乐场所,小电3小时4分钟12元;2020年12月,在北京某酒店,小电1小时6分钟4.5元,1.5元/半小时,不足半小时按半小时计费。每24小时封顶30元,总封顶99元。2021年2月,小电在北京某理疗会所3小时9元。整体来看,小电3元/小时。  

2020年6月,在北京某火锅店,美团充电宝4小时35分钟15元,1.5元/30分钟,20元/天,封顶99元。2020年10月,在北京某火锅店,美团充电宝2小时6分钟7.5元。2020年12月,在北京某餐饮店,美团充电宝1小时50分钟6元。2021年3月,北京某酒吧,美团3小时20分钟10.5元。整体来看,美团充电宝3元/小时。  

一位共享充电宝运营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近期各平台并没有全国范围统一价格调整,但各平台的单个商家价格调整在实时进行,比如入驻的商家合同到期,需要续签合同,这时候会涉及价格的调整,是每个商家的实时变动。如果有一段时间没使用共享充电宝服务,近期再关注,就会直观感觉行业又突然整体调价了。  

入驻门店坐地起价  

商家分成比例不断提高  

共享充电宝业内人士李涛(化名)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共享充电宝涨价潮从2019年开始持续,2020年已经是这个收费水平了,此前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先行,现阶段在新一线等省会城市蔓延。  

共享充电宝涨价有哪些因素?业内人士吴尚(化名)曾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共享充电宝涨价需要分两个情况来看,第一种是正常涨价,行业玩家慢慢在调价,大家需要赚钱,行业需要健康有序发展,这是必然规律。另一种涨价存在渠道裹挟的情况,有些场景入驻需要不菲的入场费,尤其是一些娱乐场所。  

相同品牌在不同消费场景有不同定价。“一瓶矿泉水正常零售价就1-2元,但是在饭店、酒吧、KTV,以及车站机场等场景的售价就可能达到几倍或十几倍。”吴尚表示。  

吴尚提到,行业地推入场竞争较为畸形,共享充电宝企业互相竞争让利,一些入驻门店坐地起价,也令消费者使用费水涨船高。刚开始,共享充电宝企业与入驻门店商定五五分,但是其他企业提出三七分,或者一九分。  

另外一家共享充电宝平台相关人员钱宇(化名)也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目前行业竞争激烈,除了来电、街电、小电、怪兽充电等老玩家外,美团充电宝也卷土重来,另有大量新玩家入局,入驻门店的进场费水平也日渐提高。  

“一些城市竞争激烈,比如成都的竞争已进入白热化阶段,有商家会让所有想入驻的平台出分成方案,最后商家分成比例高的平台就被允许入驻,也有商家会让所有企业入驻,一起拿分成。”钱宇介绍。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涌入共享充电宝行业,入驻商家为了门店运营秩序,也开始按“价高者得”的模式选择合作品牌。  

2019年9月,福建某连锁餐饮的门店负责人凌峰(化名)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共享充电宝是新事物,许多门店都有入驻,消费者的使用频率也高。对于共享充电宝品牌入驻,门店并不吃亏,可以得到一笔收入。  

“之前有多家品牌前来推广,2019年门店有街电和小电两家,现在又多了美团充电宝。”3月30日,凌峰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2019年门店与平台分成是五五开。目前门店与小电的分成八二开,与街电、美团充电宝的分成均为六四开。  

“共享充电宝的进场费占大头,这几年行业竞争加剧,入驻商家的进场费比例不断上涨,但生存还需要靠商户,商家分成比例越多,平台为了经营获利,一来二去价格就抬起来了。”李涛介绍。  

共享充电宝平台需要赚钱  

增收不增利头部格局已形成  

近期,共享充电宝之所以被关注,也与行业头部玩家要上市有关。近期,怪兽充电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招股文件,拟在纳斯达克上市。  

共享充电宝是否赚钱?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怪兽充电营业收入为20.22亿元。尽管在2020年上半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影响,怪兽充电2020年的营业收入达28.09亿元,同比增长38.9%。  

怪兽充电确实盈利了。2019年,怪兽充电的净利润为1.67亿元,净利率为8.2%。2020年,怪兽充电取得了7540万元的净利润,净利率为2.7%。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2019年和2020年,怪兽充电经调整后的净利润分别为2.07亿元和1.13亿元。  

营收增加,净利率却在下降,与行业模式不无关系。2017年是共享经济元年,资本的青睐让共享充电宝风光无限。乘着风口,2017年春夏之交的40天时间里,共享充电宝行业拿到11笔融资,近35家机构入局,融资额约为12亿元,这个融资数额是2015年共享单车刚出现时获得融资额的近5倍。  

一哄而上快速迎来洗牌重整。当年10月,乐电宣布停止运营,在此之前,已经有河马充电、小宝充电等企业出局。此外,包括泡泡充电、创电等多家企业走到项目清算阶段。  

共享充电宝行业基本进入到巨头阶段,“三电一兽”背后多有资本力量加持。2017年8月,聚美优品宣布完成对街电的收购,其全资子公司将持有街电60%的股份。创建于2014年的来电科技,曾获得SIG海纳亚洲、红点创投中国基金、九合创投等融资。  

曾任职阿里的唐永波则在2016年创办了小电,金沙江创投、腾讯、红杉中国和高榕资本先后参与融资。2020年6月,小电科技同浙商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拟创业板挂牌上市。目前还未有公开进展。  

互联网分析师唐欣认为,涨价的原因两方面,一是,恶性竞争导致的入场成本急剧攀升;另一个是共享充电宝企业的盈利需要。  

“共享充电宝的需求弹性较弱,换句话说就是需求比较刚性;即使涨价,短期内也不会对销售量有特别大的影响。”唐欣表示。  

艾瑞咨询预测,2020年中国共享充电市场规模为90亿元,到2028年有望增长至1063亿元,2020年至2028年复合年增长率(CAGR)可达36.2%。智能手机的普遍使用、用户对手机应用程序的依赖以及5G技术的发展也促进了对共享充电服务的蓬勃需求。  

“涨价了,我就自己带充电宝。”用户刘女士表示。同时,她坦承,总有突发紧急情况会用到共享充电宝。“虽然手机电池续航时间变长了,但总有电量不够的时候。”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陈维城 编辑 徐超 校对 李铭

picture l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