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Nreal徐驰:MR设备未来5-10年会逐步取代智能手机

2021年11月03日/ 浏览 118

“未来十年的发展,是空间互联网,更强调融合。而 MR 眼镜,是空间互联网下,融合真实世界同数字世界的最佳入口。”2021年4月16日,第二届HICOOL全球创业者峰会暨创业大赛启动仪式在北京顺义举行。在活动现场,来自上届HICOOL大赛一等奖第一名得主的Nreal团队搭建了产品展区,展示旗下融入MR(混合现实)技术的眼镜产品,引得许多人纷纷驻足体验。

启动仪式后,Nreal 创始人兼CEO 徐驰接受了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的专访。他认为,MR设备因为其全息的显示性能,更自然的交互,有望在未来5-10年逐步取代智能手机,成为数字化的下一个移动计算终端。“MR让我们能够成为数字化世界的中心,带来全新的交互方式。”此外,他表示,Nreal是第一个把MR设备做到普通眼镜大小,也是第一个打通了 MR 眼镜跟手机生态的连接,同时也是第一个实现消费级 MR 眼镜商业化落地的。

融合虚拟的数字化信息与物理三维环境

有望成为数字化的下一个移动计算终端

新京报贝壳财经:MR是什么?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MR混合现实等有何区别?整体这个领域目前的发展情况?

徐驰:MR也就是混合现实,本质上是把虚拟的数字化信息与物理三维环境相融合,使我们可以更好地进行数字化信息的获取与交互,简单来说,你戴上MR眼镜,能看到数字画面叠加到实景之上。VR(虚拟现实)所提供的是纯虚拟的数字信息,它能够帮助大家逃离现实,带你进入一个高度沉浸式的虚拟世界。但代价是,在增强某些感官的同时,又完全割裂了你和现实世界的联系;包括 AR(增强现实) 在内的 MR 是虚拟数字画面 + 三维现实环境,不像 VR 那样割裂了人和真实世界的联系。

在Nreal Light亮相之前,MR设备受囿于产品重量、显示效果、交互、价格和内容多方面因素,更多的是在 B 端企业级市场发挥效用。

新京报贝壳财经:MR在未来社会将扮演什么角色?应用到哪些领域?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徐驰:MR设备因为其全息的显示性能,更自然的交互,将在未来5-10年逐步取代智能手机,成为数字化的下一个移动计算终端。MR 赋予我们真正的意义是让我们能够成为数字化世界的中心,带来全新的交互方式。

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强调的是连接,随着数字信息的高速发展,未来十年的发展,是空间互联网,更强调融合。在这里,信息密度更大,信息传递更及时。而 MR 眼镜,是空间互联网下,融合真实世界同数字世界的最佳入口。当你戴上 MR 眼镜,工作、娱乐、社交、生活,都会有全新的体验。

我们觉得目前阶段,最核心的还是如何打造综合体验更好的MR产品,当有了一个被市场广泛认可的产品体验时,才会让MR具备更好的商业化价值,同时拥有了瞬间引爆消费级市场的潜力。

“打造下一代交互”

5G应用的核心场景之一

新京报贝壳财经:MR未来和智能手机以及其他智能硬件的关系?

徐驰:随着底层通信技术的发展,往往会催生出新的机会,从3G 到 4G 的过渡,我们看到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那么 5G 能带来什么呢?我们会发现,手机的屏幕不会再大了,更高的带宽得不到释放,MR作为5G应用的核心场景之一,5G高带宽,低延迟,万物互联的特性,能够完美释放MR的潜力。

伴随5G的快速落地,信息化密度进一步加大,3D世界全面数字化,我们看到了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再到空间互联网的趋势变化。短期内有没有可能 5G 下的新场景是一块连接手机的屏幕,更高清、更全息、更3D呢,MR 眼镜带来的信息密度是手机远远不能给予的,它将拥有全新的信息处理方式。我们认为它会伴随着底层通信技术的发展逐步成为替代手机的新一代移动计算平台。

新京报贝壳财经:Nreal目前发展到哪一个阶段了?包括技术程度以及商业化程度,未来愿景是什么?

徐驰:Nreal的愿景是“打造下一代交互,提供人人触手可及的混合现实体验”。

Nreal是第一个把MR设备做到普通眼镜大小,也是第一个打通了 MR 眼镜跟手机生态的连接,同时我们也是第一个实现消费级 MR 眼镜商业化落地的,目前我们的产品Nreal Light已经在日韩和欧洲开卖,马上将扩展到北美,成为目前海外运营商唯一的合作伙伴,在硬科技这个赛道上,我们做到了技术出海。

完全自研自产的显示模块

第一个把MR设备做到普通眼镜大小

新京报贝壳财经:比起国内外同行,Nreal独特的优势是什么?

徐驰:Nreal不是第一个做 MR 眼镜的,之前微软、Magic Leap 都有过尝试,但是都不是特别成功,而我们,第一个把 MR 眼镜做到跟普通眼镜差不多大,第一个打通了 MR 眼镜跟手机生态的连接,同时我们也是第一家消费级 MR 眼镜商业化落地的。

为什么是我们,为什么是一家中国公司?首先,从科技硬实力上,我们是不输欧美大厂的。我们前几年潜心打磨底层技术,搭建了一支 MR 行业全链条的技术团队,涵盖了国内外的顶尖人才,这才有了我们完全自研自产的显示模块,打通手机及 MR 眼镜生态的星云系统等等。

其次,产品创新及迭代速度上,我们更是世界领先。中国的制造业非常发达,有什么想法可以立刻去实现,我们的产品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实现快速迭代的,2 年的时间我们迭代 7 次,从笨重头盔到极致轻小的眼镜。也是因为对产品的极致追求,我们 2019 年在美国的CES消费电子展第一次亮相,就一举斩获了当年的最佳创业公司,也是这个奖设立以来,唯一获奖的一家中国公司。

新京报贝壳财经:Hicool活动给Nreal产生了哪些影响?

徐驰:“Nreal混合现实软硬件一体化平台”项目有幸获得2020年Hicool全球创业大赛一等奖第一名,我们非常感激有机会参与这样一个科技创业者的嘉年华。

在Hicool,我们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志存高远的创业小伙伴,大家在一起彼此交流、碰撞思想、激发灵感。

在比赛前后,能够收获很多专家、评委老师的宝贵意见;同时Hicool也为众多致力于科技创新的创业者提供了充分展示自我的平台,让更多的投资人、媒体和大众聆听我们的创业故事。

新京报记者 孙文轩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李铭

picture l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