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探恒大汽车上海工厂:有车间试运行,重资本投入能否换道超车?

2022年01月18日/ 浏览 181

在日前举办的2021上海国际车展上,恒大汽车首次亮相并一口气发布了9款新车。发布会上,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总裁刘永灼还公布了量产日程表,“今年四季度,恒驰汽车将全面启动试生产,明年大规模交付。另外,具有高比能、长寿命、超快充等特点的动力电池产品,也将于今年下半年量产。”

发布会后,恒大汽车在其位于上海松江的工厂举行媒体试乘及工厂参观活动。参观的是冲压车间,目前处于试运行阶段。冲压车间生产的白车身并非恒驰系列,而是此前收购的国能电动汽车(NEVS)旗下的国能9-3,目的是为了调校设备,训练工人。

刘永灼表示,恒大已经下定决心进军新能源车市场,而且要做就做到最好。其实,在造车之初,恒大确定了造车的目标:到2025年实现年产销超100万辆,到2035年实现年产销超500万辆。

那么,作为房企巨头,恒大为何选在此时“换道超车”,将新能源汽车列为集团级战略?恒大为了造车都准备了哪些技术和能力,如何弥补失去的时间?

恒大汽车上海工厂进入试运行,以资本换时间和技术

贝壳财经记者日前实地探访了位于上海松江区的恒大汽车上海工厂。该工厂占地526亩,计划年产能10万台,厂房以大型时尚的建筑群方式排列,十分新颖。据贝壳财经记者了解,该工厂由恒大汽车此前收购的国能电动汽车(NEVS)改造而成,工厂目前处于试运行阶段,生产的白车身并非恒驰系列,而是国能9-3,目的是为了调校设备,训练工人。

记者受邀参观的是恒大汽车的冲压车间,现场使用的是舒勒冲压机。恒大新能源汽车常务副总裁高景深介绍称,上述车间引进了德国西门子,日本发那科、大福等先进智能设备,运用人工智能、5G、物联网技术。另据高景深介绍,恒大汽车已经实现废水零排放,综合净化效率在95%以上。

除了上海工厂,恒大汽车还建成了产能和占地规模更大一倍的珠三角南沙工厂。但据贝壳财经了解,由于此前和法拉第未来(FF)的投资纠纷,南沙工厂实际上是按照生产FF81汽车设计的,当时只能生产FF系列汽车,贝壳财经尚不知恒大汽车后续是否对其进行了改造。

技术先进与否是决定新能源车企成败的关键。但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认为恒大在造车方面是白手起家,“一无所有”,因此必须走一条不寻常的路。总结起来就是以资本换时间和技术。

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底,恒大集团在新能源汽车产业已累计投入474亿元,其中研发投入高达249亿。

恒大通过一系列国际收购与合作,在整车研发制造、动力总成、3.0底盘架构等环节取得了核心技术。去年9月底,恒大汽车宣布将与FEV、EDAG、IAV、AVL、MAGNA等五大汽车工程技术企业展开合作,几方将同步研发15款车型及关键技术,且拥有自主知识产权。

资料显示,恒大汽车成立了全球研究总院和智能科学院,设立了包括车型研发、整车技术、电池研发、自动驾驶、智能网联、人工智能、智慧通信等十六大专业研究院。目前恒大汽车拥有超过8700名的专业人才,科研团队超过3500人,国际顶尖专家20人,包括原广汽丰田副总经理高景深,原宝马、英菲尼迪高管戴雷。

据贝壳财经记者了解,恒大汽车未来或采取直销模式。其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设城市展示体验中心36个,投资销售中心1600个,自营和授权保修售后服务中心3000个。恒大汽车负责销售的常务副总裁何妙玲,曾经是房地产销售女将,她能给汽车营销带来什么样的新玩法,也值得期待。

新能源汽车能为恒大带来“换道超车”的机遇?

众所周知,汽车工业一直为西方垄断,如果延续燃油车的路径,西方的“马太效应”会进一步加固,但新能源汽车的发明让我国企业看到了“换道超车”的可能,造车新势力如蔚来、小鹏、威马等纷纷崛起。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1月至3月数据显示,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53.3万辆和51.5万辆,同比分别增长3.2倍和2.8倍。其中纯电动汽车产销分别完成45.5万辆和43.3万辆,同比分别增长3.6倍和3.1倍;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产销分别完成7.8万辆和8.2万辆,同比均增长1.8倍。

舒勒集团全球 CEO Demonico Lacovelli认为,新能源汽车给造车新势力带来了空间,因为新能源汽车是在做从0到80%的事情,而燃油车是在做80%到100%的事情。恒大汽车上海工厂使用了舒勒的设备。

FEV集团全球CEO Stefan Pischinger在接受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表达了相似的观点。“在未来范围内,电动车会有巨大的市场,尤其在城市交通里,随着电池技术的改善,电动车也会越来越适合长途驾驶。对燃油车来说,这是很大的竞争对手。最终选择还是由市场来做,我觉得未来这两种车型会是共生、平行发展的关系。”FEV集团为恒大汽车提供3.0电动汽车底盘,该底盘可以适应多种车型,也会根据不同合作伙伴的需求进行相应调整。

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在此前表示,恒大进入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原因有三:新能源汽车是保护环境、造福人类的产业;新能源汽车在全球市场巨大,有广阔的发展前景;在世界汽车历史上,它的诞生和发展是世界汽车历史的一场革命,蕴藏着巨大的机遇和商机。

此外,“去地产化、多元化”也被认为是恒大造车的重要原因。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恒大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虽然十年前恒大就开启了多元化,但是像旅游、健康,这些产业的规模都无法跟地产主业的(规模)相提并论,集团内部经过长时间研判,认为汽车和地产是规模相似的行业,因此大力布局。

跨界造车:供应链经验能否复用?

从历史的角度看,要想站在产业链的顶端,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自己干,二是借助资本和合作整合全球先进的研发力量。在全球化日趋融合的今日,什么事情都自己干是不符合趋势的,况且新能源汽车的时间窗口非常短暂。恒大汽车选择的是第二条路径,通过资本和合作,让全球的各大设计公司分头设计,最终在近百款设计作品中选出其中几款,然后再和供应链企业合作,进行模块化生产。

恒大汽车能否通过“买买买”迅速进入造车快道,并实现“换道超车”?

爱达克集团全球 CEO Cosimo De Carlo在接受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称,“恒大既然在房地产上这么成功,那他们就一定知道商业运作的各项内容,所以他们把这个优势转到新能源汽车上是完全可以的。”他还表示,目前他们和供应链上各个企业的合作都非常畅通,恒大通过招标和竞标的方式,保证了供应链企业的专业度。爱达克集团主要负责整车结构的设计和研发。

“我们认为,恒大集团在房地产产业上表现的领导力,跟进军新能源汽车产业需要的领导力其实是一样的,新能源汽车和房地产是没有本质上的区别的。”宾尼法利纳设计公司首席执行官Silvio Pietro Angor说,他们负责部分车型的外观设计。

“恒大之前虽然没有什么经验,但是安通林公司之前已经在新能源汽车上有很多的经验,我认为互相的合作能补充各方面的不足,然后共同进步,这也是和我们合作的一个宗旨。”安通林集团家族成员兼副董事长María Helena Antolin在接受贝壳财经采访时说。

但寰球汽车集团董事长兼CEO吴迎秋也提示,生产一辆车和一百万辆车是完全不同的。汽车是个系统工程,过去很多车企踩过许多坑,恒大汽车希望用技术的先进性去避免踩坑,但恒大汽车还是要小心,少踩坑是可能的,是否能够做到一个坑都不踩这可能是个问题。

分析人士认为,恒大汽车希望通过接连大手笔的投入,对外力证其造车决心之大,不过,造车属于技术密集型和资金密集型的行业,作为后来者的恒大,是否能凭着雄厚的资金,通过“买买买”从而迅速进入造车快车道,并且实现“换道超车”,依然任重道远。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白金蕾 编辑 赵泽 校对 李项玲

picture loss